意大利|卢卡,作曲家普契尼成长的城市

 卢卡(Lucca)是托斯卡纳大区的一个城市。我们一行结束了橄榄庄园的行程,随即来到不显山不露水的卢卡。低调的卢卡曾是军事要塞,因丝绸交易而富甲一方,一度达到鼎盛时期。1805年,卢卡被拿破仑所征服。后,并入意大利国。

  寥寥数句,仿佛已经写尽了卢卡的历史。其实卢卡声名在外,只要说起大作曲家普契尼(Puccini Giacomao),不少国人并不陌生,他就出生于此(维亚雷焦有他的故居),成长于此。作为意大利最伟大的歌剧作曲家之一,他是“真实主义”歌剧乐派的代表人物,代表作有《波西米亚人》、《蝴蝶夫人》和《图兰朵》等。这是一座被艺术熏陶已久的城市。

  我对卢卡略有耳闻因为它是电影《命中注定》的取景地之一,给的镜头不算多,汤唯和廖凡先是惆怅着车坏了被迫滞留卢卡如何是好,渐渐地摒弃前嫌在打光的老城墙前浪漫共舞——这一晚,爱情悄然而至。

  地陪带领我们穿过半座城,户外仍被瑟瑟寒意所笼罩,我们在安静的巷道施施然步行,身旁不时闪过骑得飞快的自行车。现今的格状街道系统依然遵循公元前180年的罗马时期,认路相当方便。这里的居民似乎习惯了用这样的交通工具在古色古香的老城中穿梭。

  落尽树叶的梧桐光秃秃的排列在小广场两侧,可去往圆形广场的路却热闹缤纷,和上海一样,早春里是玉兰花斗艳争芳的季节。不过,被昨夜一场春雨打落了不少。

  在这座城中最重要的建筑就是上千年历史的圣米歇尔大教堂(San Michele in Foro)。在大教堂的顶端,便是天使长圣米歇尔的铜质雕像,两旁的小天使吹响胜利的号角,大概天使长又打败了邪恶的天使;撑起屏风一样的教堂上部,每一根柱子都十分精美。教堂仍不时上演普契尼的歌剧作品,而普契尼博物馆(即故居)就在大教堂的对面不远处。

  普契尼出生于卢卡的一个音乐世家,5岁时开始学习音乐,一开始并不为人所看好,之后普契尼成为了卢卡这座教堂的风琴演奏家与唱诗班教师。在影片里,汤唯和廖凡也正是坐在教堂前的露天咖啡馆聊着天。

  继续走了一段,我们在圆形广场停留小憩。大风吹散了厚厚的云层,令蓝天和阳光透出。我们喝咖啡吃甜筒抽雪茄叹光阴,脱团四人组每个人都找到自己感觉最舒服的方式来享受短暂的意式生活。圆形广场面积很小,我坐着不动只需转动眼珠似乎就能扫视整个广场——高低错落的暖黄色建筑环绕一圈,彼此之间无缝衔接,据说建在原本的剧场废墟之上,现在已呈椭圆形,它们勾画出的椭圆形状令人叫绝,如今意大利也是独一无二——一群也许是游客的人扶着自行车在聊天,一个婴儿踉跄着步伐在追逐鸽子,鸽子们飞高飞低啄食广场上的面包屑。。。。。。广场四周的小店卖的是和普契尼相关的纪念品,空中传来的则是普契尼的歌剧选段。

  卢卡城中的教堂很多。我们在去往城墙的路上又进了其中一座以圣马丁命名的教堂(duomo de san martino)。一楼中央门道附近有描述“每月的劳动”浮雕,显示每季需做的劳务,最右边是“9月的劳动:打谷”。中殿中间由当地雕刻家建造有金色雕花的八角形小教堂(Tempietto,1482-1484),里面藏有一座木制十字架Volto Santo-耶稣被钉死在十字架上的雪松木苦像,据说是Nicodemus在11世纪时雕成这座十字架的,实际上可能是8世纪原作的13世纪仿制品。这座小礼拜堂不对外开放,只能透过雕花门窗观看,游人只要投入硬币,就会开灯照射,整座小礼拜堂便在闪闪金光之下。

  另一种游览卢卡的方式就是走城墙上(类似西安),保存完好的古城墙内外是光影的变幻,城墙上的我们则是逍遥的自在。卢卡城墙共有五座城门,墙上有10座炮台,古时御敌之用,建于16-17世纪的城墙总长4公里,有“欧洲保存最完善的文艺复兴时期工事”之称,这座城墙刚建成时城墙后面一大片的空旷地,据说是为了防止敌人利用树木和植物伪装。但是幸运的是,城墙从未遭遇正面攻击。

  19世纪时这里被改成公园,绿树成荫,卢卡因而除了普契尼的盛名之外,也成为步行者和自行车的天堂。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涉及版权问题请原作者联系我们,我们会24小时内删除并表示歉意。合作/投稿请加微信:13538312741(请务必备注原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