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有座濒临消失的小镇,是茶马古道重要驿站,安静得险些被遗忘

关于大理,我猜你去过古城,去过双廊,去过蝴蝶泉,甚至从大理出发,去过浪漫的丽江。但你未必去过一个叫沙溪的古镇。它就安静地躺在大理与丽江之间,几乎被世人遗忘,若不是2001年一位瑞士学者的到访,它将寂寞得濒临消亡。

从大理旅行回来1个多月了,写了许多篇关于大理的文章,却迟迟不肯写沙溪,实在是不忍心去打扰这样一个被历史尘封的地方。内心始终有两个“不舍”在纠结,一是不舍得它被打扰,另一个则是不舍得这么美的地方真的被世人遗忘,最终,后者占了上风。

沙溪镇位于剑川县的东南部,而剑川县位于云南省的西北部、大理白族自治州的北部,是一个地产丰富、风光秀美的地方。《徐霞客游记》中曾这样描述剑川:“剑川湖之流,合驼强江出峡贯于川中,所谓沙溪也。其坞东西阔五六里,南北不下五十里,所出米谷甚盛,剑川州皆来取足焉。”徐霞客到过的地方,一定很不错吧。

沙溪古镇正是出于这样一个特殊的地理位置,在大理与香格里拉、丽江之间美丽了千百年。

寻着徐霞客的足迹去沙溪,没想到即便是交通如此发达的今天,也依然绕了40多公里的山路,沿途丛林密布,弯急坡陡,很是考验开车技术。随着盘山路越来越高,视野也越来越开阔,一群密密麻麻的小房子进入视野时,我猜,这应该就是沙溪古镇了吧。

终于来了,刚到达沙溪古镇的入口,便感觉这里巷陌清净,古风萦绕。仔细看眼前的指示牌,你会对沙溪古镇有个初步的认识。沙溪曾是茶马古道上的重要驿站,随着茶马古道的衰落,这里也就渐渐被遗忘了。就在这里,有茶马古道上唯一幸存集市,沙溪古镇还和长城一起被列入世界濒危建筑保护名录。

听人说,到沙溪古镇游玩的老外特别多,果然,刚到这里便看到了一波背着大背包的老外,他们漫步于此,对周围的风光和建筑充满了欣赏。继续往里走,发现镇子上非常干净,游客也并不是很多,街道两旁的民居真是有年头了,甚至还有土坯房。

沙溪古镇必逛之地就是寺登街,这里便是“茶马古道上唯一幸存的集市”,也是沙溪古镇的中心。这条街并不宽,整个街面用红砂石板铺筑,街道两边有参天的古树,有售卖特色小商品的店铺,当然也有典型的白族民居,青砖黑瓦,似乎在向人们炫耀着古镇昔日的繁荣与辉煌。

在白族话中,寺登街意思是“寺院所在地方的街”,这个寺院,就是历史悠久的兴教寺,走进这里你会被明代精美的彩绘壁画深深的吸引,也会沉浸在古寺的悠远与宁静中。

不过,至今让我印象深刻的却是贯穿古镇的一条小溪流,不论你走到哪个地方,总能在某一段路石断开出,露出一段溪流,那哗哗的流水声,涤荡心灵,无比悦耳。

寺登四方街是沙溪的灵魂与核心,是沙溪商贸交易的地方,所以我在这里停留的时间比较久。来到四方街,最引人注目的就是这古戏台了,想象着很久很久以前,这里大幕开启的那一刻,是何等的繁荣。

坐东朝西的古戏台,和坐西朝东的兴教寺,两者遥相呼应,将四方街平分为南北两半,张扬的飞檐、色彩华丽的藻井,向人们讲述着过往的辉煌与荣耀。

眼前的一切都像是从远古穿越而来,古寺庙,古戏台,古商铺,马店,古老的红砂石板街道,百年古树、古巷道、古寨门……

后来我了解到,现在我们能够看到的沙溪的建筑大多是建于明清时期的,但由于很多是木质结构,早在二三十年前就已经破败。还是来自瑞士的一个古建筑修复团队来到这里,精心修复了这座古城。

他们坚持着世界遗产级别的修复标准,以“最小破坏,最大修复”的理念,做到了真正的修旧如旧。中外学者十多年的努力才换来了沙溪的“新生” 。如今,当你仔细端详这些建筑上的雕刻装饰,还会感叹这支修复团队的高超技艺,尤其是那些栩栩如生的木雕,可谓是巧夺天工。

这条路就是古时候的茶马古道,想当年这里每天都进行着交易,沙溪的文明连同这里的茶叶,一起运了出去。现在为了让游客对茶马古道有所体验,这里提供了一些马匹,你可以坐上马,由当地村民牵引着,重走一回茶马古道。

放眼望去,远处是连绵不断的山峰,抬头是湛蓝的天空,大朵大朵的白云,碧绿的湖水,还有那开得正好的花朵,惹得蝴蝶翩翩飞舞。

走累了,饿了,就找一个农家院休息一下,品尝一下当地的特色美食,说实话,这里的消费真的不高,吃得也很舒服,四菜一汤消费140元。滇西北有个说法:走过大理,路过丽江,别错过沙溪。我深以为然。

比起丽江古城的人潮如海,我更喜欢沙溪的安然静谧、古朴悠远。这里适合一个人溜达,适合发呆,适合一切有关美好事物的遐想。关注:路灯摄影,一起看世界。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涉及版权问题请原作者联系我们,我们会24小时内删除并表示歉意。合作/投稿请加微信:13538312741(请务必备注原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