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岗子,还有几人知道你的芳名

|陶玉山

过去,在济南二大马路纬一路的东南处有一个大的南北开门的四合院落式的市场,那就是老济南有名的南岗子。小时候,在我的记忆中,济南市区的繁华热闹处,除了大观园、纬四路,就是南岗子了。

听长辈们说,老早时南岗子是一个劝业场,不仅有百货商店、杂货铺、饭店、戏园子什么的,还经常有人在这摆擂台摔跤、练把式,在北方闻名遐迩。我小时候,虽然南岗子已经改名为新市场了,可是无论是大人,还是我们这些七八、十来岁的小孩子,都习惯叫老名南岗子。甚至有人猛个丁地说新市场,一时半会儿还反应不过来。南岗子给我童年、少年留下了许多美好难忘的记忆。

南岗子虽然地方不大,几乎什么都有。东南边和魏家庄紧挨的地方是天庆剧场,那里经常有戏班子演出,我看的第一场革命样板戏《红灯记》就是在那看的。记得这个红顶灰砖青石的剧场面积不大,外观看上去很紧凑的。门前几棵粗壮的法国梧桐遮挡住一片浓郁的树荫,营造出一种宁静安逸的气氛。这个剧场分为上下两层,木地板,踩在上面“吱吱”老是响,好像随时可能塌陷下去,挺吓人的。印象最深的是剧场舞台前的两根圆木支柱,红彤彤的,闪着刺眼的光芒,高大气魄雄伟,我使出吃奶的力气都搂不过来。

样板戏不是经常演出的,倒是北门西侧的电影院经常演电影。所以,平时放了学没有事,我们小孩子经常到北门转悠,瞅见检票的分神儿的机会,悄没声地溜进去看电影。这个电影院可能是我们济南名字改动最多的电影院,而且每次改名,都和当时的政治形势有关。听大人说,文革前叫“中苏友好”,我小时候,正是文革时期,那时叫“反修”,到了我上中学的时候,又改名叫“胜利”了。电影院名字改了,里面的设施条件等如旧,可谓“换汤不换药”。那时,我们这些小孩子才不管叫什么名呢,只要是电影院,有电影看就行。这个电影院过去可能是戏院,也是分为楼上楼下两部分,也是木地板,只不过显得比天庆剧场的要牢固结实,另外,面积也大了许多。

在这里我看的电影不计其数。好像是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朝鲜宽银幕彩色故事影片《卖花姑娘》上映,在我们济南引起相当大的轰动,买电影票要提前排队,有的甚至排到三更半夜都买不到票。我们这些小孩子逃票是不可能的了,也只好把零花钱贡献出来买票进场。虽然对故事情节不是很清楚,但主人公花妮、顺姬悲惨的命运却是看得非常明白,也情不自禁地随着故事情节的递进而潸然泪下。

南岗子的西南边是一家饭店,那儿的大素包子特别有名,皮薄馅多。那馅儿一般是白菜粉条的,里面还有炸豆腐和炒鸡蛋,可能调拌馅儿时添加了小磨香油,吃一口,满嘴冒香味,别提多好吃了。有时口袋里的零花钱多了,就去买几个大素包子解解馋。

另外,还有百货商店、理发店等,可谓应有尽有,用现在的话来说,是购物、休闲、娱乐的好去处。人来人往,热闹非凡,聚集了很旺盛的人气。平时家里来了外地的亲朋好友,都会领着他们到这里来游逛一番,似乎不到南岗子,就没有到济南似的。

现在,随着城市改造,给我的年少生活留下美好、难忘记忆,伴随着我成长的南岗子已经夷为平地,一座座高大挺拔的楼房林立,成为了省城著名的万达广场。每当途经这里,我都会站在路边静静地呆上一会儿。南岗子已经镌刻在我的心中,永远,永远……

作者简介:陶玉山,上世纪六十年代出生,济南人。1981年2月在《济南日报》副刊发表文学处女作。迄今已在国内一百多家报刊发表小说、散文、诗歌、文学评论等一百多万字,作品多次在市级以上文学征文中获奖,有多篇作品收入到文学作品集中。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涉及版权问题请原作者联系我们,我们会24小时内删除并表示歉意。合作/投稿请加微信:13538312741(请务必备注原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