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具泡菜味的边境小城,实在太野了

在2020中国最美旅行目的地的评选过程中,小编看到有粉丝安利了一座城市,他的理由是这样的:“这里朝鲜族特色美食与东北菜的绝美融合,号称‘东北小成都’,还可以和朝鲜族小姐姐交朋友。”

实在太巧了,小编也正准备要好好来聊聊这座东北最具泡菜味的边境小城——延吉,它绝对是最有网红潜质的城市之一。

△布尔哈通河流域边上的延吉

不是我吹,延吉非常符合当下国人寒冬出游的需求。这里是最具有雪国气息的地方:在北国大地的长白山滑雪泡汤,坐着火车一览晶莹雪国之境。

这里还有最新鲜的感官刺激:商店招牌、菜单、公交站牌、车道指示牌等等都挂满了中朝双语牌子,街边随处飘来的泡菜味和酱汤香气,以及店员“阿尼哈塞呦的”热情问候,让人有种置身于韩国的错觉。

△在延吉街边走,恍惚像置身韩国

这也难怪延吉上榜“2020中国县域旅游综合竞争百强县”,也是吉林省唯一入选县级市。近年来的黄金周旅游榜和短视频热度榜中,延吉的亮眼表现也让越来越多人将它看成是新晋网红城市,被称为“小首尔”。

网友的评价是这么说的:“去了延吉吃了三天之后,就赶紧把去韩国的机票给退了”。

这话说得其实不夸张,要真等到了延吉,或许会觉得真正的延吉,远不止“小首尔”那么简单。

延吉人:我的家就在长白山旁

为什么在这片东北土地上会形成气质截然迥异的延吉?

这种混血的根源,往远了追溯到新石器时代,延吉人的祖先“安图人”早在布尔哈通河流域留下了繁衍生息的遗迹。

据史料记载,大约3千年前,延吉是肃慎人的家园,在唐代以前,延吉曾先后隶属于肃慎后裔的渤海国与高句丽王朝的辖地。

△延吉的朝鲜族民俗表演

到了19世纪中叶,朝鲜族先民为了逃避连年的饥荒,越来越多的先民跨过鸭绿江和图们江迁徙进了东北边境,延吉所在的延边州也就顺势成了中国最大的朝鲜族聚居地。1910年的日朝战乱,也让大批朝鲜族人口迁入东北。

△延吉的朝鲜族民俗村

如今的延吉朝鲜族人口达到了30多万,占到了总居住人数的57%。不仅朝鲜族汉族居多,满族、回族、维吾尔族等民族一起构成了多元延吉的版图。现在的延吉人,有的上溯三四代都可以在韩国、朝鲜找到亲戚。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总能在延吉看到朝韩文化的影子,尤其是韩国文化对延吉的潜移默化的影响。逛到一家美食店很可能会放着韩国的流行音乐,这里还有自己的韩语电视频道、报纸与杂志,会报道首尔最新名人的八卦丑闻。

一到晚上,这里的饭店宾馆KTV娱乐场所鳞次栉比,街景繁华流光溢彩的洋气外表,高昂的消费水平和物价,确实有那么一瞬会让人觉得“小首尔”名不虚传。

△延吉的夜生活看起来繁华

但延吉人依旧游离在生活以下,生存以上。由于延吉并不是东北传统的重工业城市,也没有高科技产业,在过去的很长一段时间,大多延吉人都依赖出国务工——“韩国打工,回延边消费”这种模式。

朝鲜族赴韩国打工的浪潮从上世纪80年代末就开始了,尤其在农村地带,朝鲜族人口大量流失,据韩国媒体报道,在韩居住的中国朝鲜族有49万人,其中大部分来自延边州。

这几年韩国的经济增长减缓,很多朝鲜族人才回到国内,延吉的朝鲜族务工人口也在逐步增加。

△延吉人大多外出到韩国打工,回来生活

这些赴韩务工人群并没有众人看到的那么光鲜亮丽,他们大多在异国做着最脏最累的活,被称作3D的工作(difficult, dirty, dangerous),而且更多是偷渡过去的,权利上没能得到法律的保护,完全裸露在犯罪行为边缘,他们在韩国经历了社会歧视,非常难以融入韩国社会。

2010年韩国导演罗宏镇曾经拍了部电影叫《黄海》,讲的就是在韩中国朝鲜族的故事:男主偷渡到韩国打黑工、遭受到他们对朝鲜族的同情与不待见……

电影以写实类型片冷冽阴郁的风格,将延边人在韩务工的悲剧展现出来,“黄海”这一名字就是用地理上夹在中韩之间的黄海来暗示朝鲜族的生存焦虑。

△《黄海》这部电影讲的就是延边人的故事

也许正因为异国他乡,延吉人发现自己身上更强烈的中国认同感。越是到过韩国务工的,越有这种认可。毕竟落叶需要归根,很多人年老后最终的选择,依旧会将中国看作自己真正的归属。

通常外人乍一看觉得延吉非常像韩国,但要是深入了解延吉这地方,你会发现其实这里并不像我们想象中那般异类。

在北京做艺术媒体的延吉姑娘Bella,由于经常被问到关于朝鲜族的身份误解,她曾在朋友圈写上一段真情实感的话:“我们是中国朝鲜族,不是韩国人,也不是朝鲜人。我早就想说这句话了。朝鲜族最可贵之处在于能区分民族和国家,朝鲜族人很爱祖国,而非韩国朝鲜。”

△帽儿山眺望下的延吉

延边人性子刚烈,这点跟东北硬核的天性是一贯的。爱抽的烟是红色的长白山,味道浓烈,爱吃大块烤肉和狗肉,酱料也极为重口,爱喝的冰川啤酒也是烈酒。

对了,延边的方言也是很阳刚的,它不像韩语那般恬静,语调抑扬顿挫,有一种难得的血气,加上嗓门大,外人乍一听还以为要干架。

△到延吉市场转一圈,买卖的叫喊声乍一听也以为像对骂

延吉人身上有东北人的闯劲,这是游民所具有的品质,这也是促使他们更多选择外出打工的主观条件。但他们依旧还有很强的代际责任观念,赡养老人、抚养子女的家族传统观念,一直牢牢拴着他们。

△延吉人依旧有很传统的家庭观念

也许等到延边人回到长白山,原有的身份焦虑会慢慢被冲淡。

这曾是满族、朝鲜族顶礼膜拜的圣山,一拨又一拨的先民从朝鲜半岛迁居到长白山脚下。他们憧憬的,不过是能寻得一处依山傍水,与自然相融的朴素洁净之地,这才有了“歌舞之乡”“稻米之乡”延边。

而延吉也不必是“小首尔”,它就是延边的延吉。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涉及版权问题请原作者联系我们,我们会24小时内删除并表示歉意。合作/投稿请加微信:13538312741(请务必备注原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