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双叒叕吃人家生殖腺!老不要脸了

“食后三日,犹觉鸡虾乏味”,这是古人对于干贝鲜香味美的一句赞颂。无论是煲汤、炖菜亦或是煮粥,一小撮干贝都能让菜肴焕发出无与伦比的至鲜滋味。干贝是个泛泛的称呼,倘若细分的话,我们一般把扇贝贝柱的干制品称为干贝,而常说的瑶柱则是来自于另一种贝类——江珧(yáo)

栉江珧

01

大大的贝

/ 大大的闭壳肌 /

江珧也作江瑶,是一种常见的海蚌,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带子,台湾人称它牛角蛤,一些地方管它叫大海虹,隶属于双壳纲江珧蛤科的一种贝类。江珧蛤有很多种,我国以及周边海域出产的是中国江珧(Atrina chinensis),所以我们在市场上见到的几乎都是它。越南往南至菲律宾海域能寻见黑旗江珧蛤(A.vexillum)的身影,而栉江珧(A.pectinata)则产自于印度洋海域。

栉江珧(

江珧是一种大型的双壳贝类,壳长可以达30厘米,外壳薄而质地略脆,前尖后广呈楔形,一般为淡褐色或黑褐色。外壳自顶端有十余条明显的放射肋,壳表面伴有生长纹,生长纹的数目大致能够估算出产自于冷水水域贝类的实际年龄

栉江珧的放射肋

外壳从壳尖到背部相对平直,直线处就是连接两片壳的黑褐色韧带,发达且牢固。壳内面尖端部分被真珠层覆盖。将壳打开就会看到,深色的组织是江珧的消化腺,平铺有条状结构的外侧是它的鳃,橙红色的部分则是它的生殖腺,也就是俗称的“黄儿”,是个非常肥美的部位

橙红色的部分是它的生殖腺,非常肥美

江珧有两个闭壳肌,前闭壳肌较小,位于壳前端,后闭壳肌硕大,位于整个壳的中央,就是那一大团椭圆形的乳白色柱体,负责着两片壳的闭合动作及为人类提供多汁弹牙的美味体验。晒干后的闭壳肌,就是我们熟悉的“瑶柱”

可以入菜的瑶柱

02

环境的监测者

/ 扎入海底不挪窝 /

江珧一般藏身于潮间带20~50米水深的泥砂质海底,栖息的海域多为水流平缓、风浪较小的浅海内湾。它们将壳的尖端直立插入海底的泥沙中,只露出宽大的后部身躯与外界进行物质交换。江珧和象拔蚌相似,孵化后的幼体会随海浪漂泊一段时间,然后沉入海底,一但在海底“扎根”,一生几乎不再挪动

钉子户一般的江珧

江珧为了安安静静地呆在海底,还会通过它壳尖端的足丝将自己固定于泥砂之中。足丝是由足丝腺分泌粘着蛋白而生成的丝状结构,强韧而牢固的足丝纠缠裹挟着泥砂,牢牢地附着在海底的礁石上。

壳尖那团黑色物体就是足丝

泥砂中的江珧日常情况下双壳微微张开,利用两片鳃呼吸,鳃片周围的纤毛状结构撩动海水产生水流,通过滤食其中的浮游动物、硅藻或有机碎屑为生。

双壳贝类如江珧、贻贝、生蚝和扇贝等属滤食性生物,如果这些贝类生存的环境发生改变,例如爆发赤潮,它们摄入的海藻毒素就会在组织内富集,尤其是麻痹性贝毒和腹泻性贝毒,人食用后便会引起中毒,它们也被当作环境监测生物

赤潮

03

买贝类的小赠品

/ 能吃的赠品才是好赠品 /

我们平时吃贝类的时候会发现外壳上时常粘附着一些奇怪的小东西,尤其是在扇贝或是带子这样宽大的贝壳上。仔细观察,你可能会认出其中的一些,比如迷你的小贻贝或是小牡蛎,但另外一些有着石灰样外壳的、奇形怪状的小生物是什么呢?它们通常有这么几种:

盘管虫

盘管虫是多毛纲足刺目龙介虫科(Serpulidae)盘管虫属(Hydroides)的一类生物,又俗称石灰虫。它们喜欢附着在贝类的外壳上,虫体分泌出石灰质物质,在贝壳的表面形成一道道坚硬而弯曲的管道

眼熟吗,这就是盘管虫

盘管虫可是妖娆的触手系呢,虫体平时躲藏在管中,头部有一对鳃冠伸出管外,鳃冠分生出鳃丝,通过滤食浮游生物等为生。

某盘管虫

藤壶

藤壶是颚足纲藤壶科(Balanidae)的一类生物,它们几乎可以粘附在海里的一切硬质物体上,礁石、船底、贝类,甚至是鲸的体表。柔软的肉体被多块石灰质外壳围绕,外壳的粘附力极强,紧闭后能在数日干燥的状态下生存。

藤壶

藤壶在水中时,触手从壳内伸出组成一个密集的“篮子”,可以滤食微生物和有机碎屑,因为不能挪动身躯,交配时雄性的阴茎伸出,以便寻找周围的其它藤壶。相对于自身身长,藤壶科动物的阴茎是可能是动物界里最长的。

藤壶

茗荷

茗荷又叫鹅颈藤壶,与藤壶同属颚足纲蔓足下纲,它们会分泌出一种粘性极强的胶质,把自己固定在礁石或贝类等硬质物体上。常见的比如生活在北太平洋的茗荷(Pollicipes polymerus)。

鹅颈藤壶

不同于盘管虫和藤壶,鹅颈藤壶算得上真正的赠品,因为它们是可以食用的。由于长相奇怪,鹅颈藤壶被称为“来自地狱的海鲜”,常见的商品名有龟足、狗爪螺和海鸡脚等。食用时剥去厚厚的外皮,里面的肉体有着鲜甜如蟹肉般的口感,在欧洲一些国家属于高档海鲜,能卖到上百欧一公斤。

“来自地狱的海鲜”

04

吃贝类的快落

/ 来自闭壳肌和生殖腺的大满足 /

珧肉柱味甚美,为海中之珍品。肥厚的肉柱可以占到带子总重的四分之一,肌肉细胞中大量的呈味氨基酸赋予了它充沛的鲜甜滋味。苏轼的一句“似开江鳐斫玉柱,更洗河豚烹腹腴”,已把珧柱的鲜美与河鲀相提并论。

瑶柱粥

新鲜带子最自然的品尝方式是生食,切成适合咀嚼的薄片,就着酱油、青柠和山葵,或是稍加炙烤,那种鲜甜滋味让人回味无穷。

烤带子

带子还有多种多样的烹饪方式,控制好火候几乎怎么做很好吃,正所谓“肉柱长寸许,白如珂雪,以鸡汁瀹食肥美,过火则味尽也。”最过瘾的方式还是烤带子或者蒜蓉蒸带子,毕竟,洁白弹牙的闭壳肌和金黄丰腴的生殖腺可是浓缩了带子毕生的精华

蒜蓉粉丝蒸带子

真不是我只爱吃生殖器,是它们真的过分好吃了!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涉及版权问题请原作者联系我们,我们会24小时内删除并表示歉意。合作/投稿请加微信:13538312741(请务必备注原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