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美国国家地理吹爆的低调小城,住了一星期,感觉刷完了整个西北

所有张掖的旋律,

组成了最初的西北狂想曲。

有一座城,

位于甘肃的西北,河西走廊的中段,下辖甘州、临泽、高台、山丹、民乐、肃南裕固族六个县区。

有一座城,

拥有最年轻的山和最古老的水,亿万年的时光丢在这里。

有一座城,

是汉朝的河西四郡,是隋朝的万国博览,盛唐的甘州都会。

有一座城,

文化底蕴是那么深邃而厚重,自我变成一尾游鱼,在文化瀚海里自由遨游。

有一座城,

拥有让人垂涎三尺的美食,古老的味道在唇齿间融化,却又是最浪漫的烟火气。

站在这座城的大地上,人们总是忍不住歌唱和想象。

从古至今,一直如此。

当狂猛的风吹来,它变成一首,

惊叹的,绚丽的,激昂的,热烈的,渺小的,厚重的,浪漫的,烟火的,

西北狂想曲。

它,是张掖。

01.

“最初的西北狂想曲”

我见过很多种张掖,

游记里,永远是五彩丹霞,那的确也很美,但总是千篇一律;

短视频里,是一帧又一帧拉到失真的色彩;

要么就是提起河西走廊必不可少的金张掖银武威的组合;

再要么就是一次又一次旅行作为东西南北歇脚的休息地;

人们总是经过张掖,却从未将张掖留在心中。

其实不仅张掖,西部的每一座城大多都会被如此对待。

因为在漫长的公路旅行中,旅行者总会被消耗殆尽,

停下来的,都是筋疲力竭的自己。

总是把最好的留给在路上,

于是错过一座又一座城。

“西北狂想曲”系列,就是希望在公路旅行之余,

我们是否可以将目光和心境,

停留在那些荒漠里、雪山下、戈壁旁,

一座又一座或大或小的城里。

它们并不是你长长旅行里

断续、零散、模糊的暂留地,

它们是一首又一首

完整、连续、沉浸的西部狂想曲。

如果给一些耐心,

它们当然会重新点燃你,

一次又一次。

比如,张掖

在那场漫长又彪悍的河西组曲里,

它的琵琶声声,拨动了祁连山的弦,唱响了黑河的调;

它的箜篌切切,击中了大汉天威的音,奏鸣了盛唐气象的曲;

它的古筝急急,弹出了卧佛悲悯的笑,颂出了镇远楼辉煌的声;

它的胡琴错杂,锦瑟无端,葡萄美酒,珠落玉盘。

这一切,属于张掖的旋律

它的奇特、绚烂和宏大主题。

就像千万种乐器从四面八方赶来,

为你演奏一场动人的西北狂想曲

02.

“大山大河定下了

西北狂想曲的基调”

张掖的大山大河,定下了西北狂想曲的基调。

与狂野的大自然进行最直接的碰撞,惊叹与绚丽的风格铺面而来。

当我仰视山巅、当我俯视河岸,我能感受到那座高山、那条大河,发出旷古的呼唤。

如同神明的低语,在内心碰撞出信仰的虔诚姿态。

亿万年的时光,在我的眼前缓缓打开。

那是一座最年轻的山,祁连山。

它起源于数亿年前的一次地壳剧变。

欧亚板块与印度次大陆板块相互碰撞,一条4000米以上的弧形山脉被顶推隆起。

面对眼前的祁连山,我只剩下惊叹。

就像过去的匈奴异族,将这座山视作他们的精神图腾,西域情歌里永恒的“天山”。

祁连山下,有一片草场。

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山丹军马场

一匹匹自由的生灵,化作一道道流星,带着燃烧的烈焰,划过绿色的海洋。

万马狂奔,如惊雷,如星爆,矫健的马蹄溅起千米的巨浪。

掀翻一切。毁灭一切。颠覆一切。

力与美的极致,释放出游牧民族最狂猛的生命能量。

满目绿色中,我看到一片绚丽的彩。

张掖丹霞

奇险灵秀美如画,被美国《国家地理》评为“世界十大神奇地理奇观”。

我站在嶙峋的沟壑,触摸她那层理交错的线条、五彩斑斓的色彩、灿烂夺目的图案。在那片色彩的王国里,痴迷于此时此刻。

狂喜,且满足。

那是一条最古老的河,黑河。

源源不断的生命之水, 自4000米的高山奔流而下。

无数道细流,蜿蜒着,流经着,汇聚到一起。

它的流域越来越广,水量越来越多,长度越来越长。

最后,变成了内陆上的海洋。

它始于西面的冰川,终于东面的荒漠。

它是三千弱水的最后一滴,平静、宽广。

它清澈,蔚蓝,在大地上,绵延不绝,奔流不息。

与东西两侧的石羊河疏勒河一起,滋养了片片绿洲,成为孕育生命的摇篮。

让这条走廊呈现出,除了海洋以外,几乎所有的地形地貌。

远方群山起伏,持续生长。

近处河水流淌,容颜如昔。

最年轻的山和最古老的水都在此地。

走在大地上,我只剩下惊叹。除了惊叹,我一无所有。

那座高山,那条大河,在荒野里永恒,凝聚着、潜伏着,它们的惊叹,它们的绚丽。

亿万年的时光,重新回到我的眼前。

03.

“激昂和热烈是

张掖的主旋律”

在那首名为历史的西北狂想曲里,激昂与热烈是张掖的主旋律。

从汉朝天威,到万国盛会,再到大唐风华。

丨《河西走廊》海报

不同文明在张掖相遇、碰撞、包容,迸溅出璀璨的火花。

遥远的历史与咫尺的现在融合,那些在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天选之人,带着他们彪炳史册的人生,回来了!

站在公元前121年的西域。

我仿佛看见,雄才大略的汉武帝刘彻,立下铿锵有力的誓言:打败匈奴,凿空西域,打通河西走廊。

我仿佛看见,19岁的少年将军霍去病,带领骑兵在戈壁纵横驰骋、闪电奇袭,三次河西之战,大获全胜。

丨《河西走廊》第二集「通道」概念海报

自此,博望侯赢得封狼居胥的美名,千古帝王实现天下一统的承诺,辽阔的西域并入大汉的版图。

大汉天威用铁与血的秩序铸就自己的帝国峥嵘。

河西四郡,“张国臂掖,以通西域”的张掖,属于它的光荣岁月,即将启程

丨霍去病马踏匈奴雕像

千百年后再来回望,我们仿佛还能听到汉武帝慷慨激昂、掷地有声的声音,少年将军马踏飞燕、封狼居胥的铁血争鸣。

磅礴大气、激情燃烧的岁月呼啸而至,勾起内心深深的渴望,再一次去征服脚下的大地。

站在公元609年的焉支山。

我仿佛看见,世界上最早的万国博览会,在万众瞩目中,缓缓开幕。

我仿佛看见,富丽堂皇的观风行殿里,歌舞升平、觥筹交错。

丨《河西走廊》第六集「丝路」概念海报

彼时,隋炀帝杨广西巡的消息传遍西域各国,无数使节、首领、商人、平民,一齐涌入张掖,渴望一睹中原皇帝的风采。

那是一场气势恢宏的国际贸易盛会,深深震惊了每一位到访者。

万里锦绣的前程在张掖的面前缓缓展开。

丨《河西走廊》隋炀帝角色海报

时和岁稔、击壤而歌的大国气象,给当时的与会者留下深刻的印象,也给现代的我们留下无限丰富的联想。

就像一曲热烈激昂的摇滚朋克,吸引着我们,一次次前去,探寻过去的大国风韵。

丨隋炀帝西巡焉支山壁画

站在公元718年的甘州。

隋之后的盛唐,河西的国际贸易地位达到顶峰,张掖成为丝绸之路重要的中转站。

丨壁画乐队

彼时的河西郡会,玄奘法师停驻,王维、高适、岑参诗人巡游;

边塞曲广泛流传,霓裳羽衣舞风靡一时;

胡乐、胡歌、胡舞盛行,人们“笑入胡姬酒肆中”

张掖成为诗酒的国度,歌舞的天堂。

丨壁画胡旋舞

人人都爱跳的胡旋舞,跳出了开放多元的盛唐气象,也跳出了慷慨激昂的时代序曲。

我们仰慕贞观开元的甘州盛会,因为空中飘过的风,都是自由而热烈的味道。

极致的热烈,极致的自由,一首狂飙猛进的时代进行曲。

时间回到2021年的张掖。

历史的张掖早已远去,“再铸金张掖辉煌”使这片古老而神奇的大地重新焕发时代的光彩,热火如歌的岁月,正在缓缓拉开帷幕。

一幕幕历史倏忽而过,我脚下的大地沉默不语。

那一首西北的狂想曲,属于张掖的旋律依然鲜亮如新。

历史激荡不宁,激昂与热烈是张掖永恒的主旋律。

04.

“厚重与渺小奏响了

张掖的节拍”

面对恢宏壮阔的文化史诗厚重与渺小奏响了张掖的节拍。

深邃、厚重的西北狂想曲里,自我变得越发渺小、谦卑。

我打开张掖,就像一个胆怯的孩子迈出世界的第一步。

仰望河西文化的浩瀚星空,灵魂变得越发轻盈,漂浮着,氤氲着,缓缓落在祁连山上。

一座窟,惊醒了我。

河西石窟。

中国最早的石窟造像。

其河西走廊风格的凉州模式,成为石窟艺术的鼻祖,引领后世一系列佛学风尚。

一声声开凿石窟的叮当,砸开了坚硬的山体,也砸开了柔软的内心。

眼前的石窟,依然静默伫立着,我透过石窟,遥望历史的过往,见自我、见众生。

一座佛,发现了我。

西夏大佛寺。

始建于1089年的卧佛,身长35米,为中国室内卧佛之最。

丨西夏大佛寺

我伏在佛的莲座下,静静端详这方安详静谧、悲悯为怀的释迦牟尼涅槃像,仿佛心魂入定,精神皈依。

三千浮屠,步步莲花。

卧佛的慈悲容纳了我,接受我的谦卑、我的渺小,也接受我的欢欣,我的感动。

丨西夏大佛寺

一座塔,呼唤了我。

隋代九层木塔。

高达32.8米的张掖木塔,为了盛放涅槃成佛的舍利而造。

白天,巍峨壮观的木塔尽显它的庄严气象。

夜晚,华灯彻夜不息,木塔在灯光的照耀下越发金碧辉煌。

轻风吹过,塔上铃声悠扬,如听梵音,数里可闻。

一座楼,容纳了我。

镇远楼。

城市中心,造型雄伟、结构精巧的高楼,庄严屹立。

三层木构塔形,飞檐翘角,雕梁画栋。

每当望向这座鼓楼,就会有无限的力量自心间生起

在中央大街,在繁华交通,在强国盛世,看见世界,也看到自己。

丨镇远楼

从石窟造像开始,从佛塔古寺开始,从古代建筑开始,从历史遗迹开始。

属于过去的刀光剑影、荒冢孤坟早已远去,余下的,是一座新生的城市,蓬勃向上的力量。

承托在厚重深邃的文化之上,张掖将走向更加光明的未来。

在河西的组曲里,在张掖的旋律里,奏响一座城市的节拍,拥抱一颗心的渺小与厚重。

05.

“浪漫与烟火组成了

西北狂想曲的最后和声”

张掖人,张掖食物,张掖的市井生活,浪漫的烟火气,组成了西北狂想曲的最后和声。

人们相聚相合、相离相散,谓之江湖,谓之世相,谓之百态。

“和和美美,热热闹闹,人活一辈子,追求的不就是这个吗?”

村庄的宴席,城市的聚会,巷子里、街道旁,看见的,闻到的,尝过的,全是张掖的,本色本味、活色生香

嘎吱——第一口西北大菜咀嚼,啪叽——第一坛张掖黄酒启封。

嗦粉时酣畅,饮酒时淋漓,唇齿上融化的,是完完整整的张掖味道

丨甘州市场 图源via微博用户夏软软

丨甘州市场

广阔的西北大地,最少不了一口菜的豪气。

西北大菜。

名字就不同凡响。

你要上张掖去,本地人定会说:“不吃上一盘西北大菜,你就不算来过张掖。”

本家的宴席上,亲人朋友团团坐,一盘盘菜上桌,一瓶瓶酒启封。

西北大菜最后一个上,正巧放在正中央。

丨西北大菜

喷香的扣肉下埋着一个个肉丸子和豆腐丸子,旁边点缀着鲜嫩的炒鸡蛋、木耳和翠绿的青菜。

象征着团圆、健康、平安。

“祝你吉祥如意。”

一道菜,饱含着父母长辈对下一代的祝福。

丨西北大菜

丨西北大菜

粗犷的西北大地,最少不了一口酒的微醺。

张掖黄酒。

粮食与中药最浪漫的结合,酒曲与药曲酿造的顶级艺术。

先采药曲,后以高粱、青稞、大麦为酒基,糯米为引料,选用当归、桅甘、陈皮、红花等数十种名贵中药,加大麦制曲,精工酿造而成。

民间祭祀、婚丧,人们就会启封酿酒,广宴宾客。

杯子碰到一起,全是粮食和酒液缠绕的香气。

“干杯!为了新生活!”

张掖出品的干红葡萄酒、冰白葡萄酒一定不能错过,那浓郁的酒香、醇厚的口感、丰富的层次,早已成为西北人民独享的琼浆玉液。

酒樽里,微微摇晃的红色酒液,轻轻品尝,拉出一线迷离的醇香。

我融入月光下的边塞诗,和王翰、王昌龄举杯畅饮,“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

醉意朦胧的眼睛里,是祁连山的草肥马壮,是沙场点兵的戍边军旅,是马革裹尸的金戈之声,在风中轻轻吟唱。

彪悍的西北大地,最少不了一口面的美味。

光照充足、雪水清甜,张掖有着得天独厚的气候和水土条件。

不仅长出来的瓜果又大又凉又香又甜,养出来的粮食更是又名又优又特又新

西北大地窜出来的作物,那真是吸足了阳光,喝饱了雨露。

从风沙里催生的坚韧,万里戈壁一点清甜。

张掖的面食,那滋味,绝了。

搓鱼子、拉条子、臊面、酿皮、炒炮、揪面片、鱼儿粉、兰州拉面、羊肉焖卷子、鸡肉焖卷子。

劲道、弹滑,皮子、片子、卷子在嘴里横冲直撞,搭上浓郁鲜美的汤底,入口即化的鸡肉、羊肉,只一口,热气一下子从头冲到底。

那叫一个香啊!

走过一座山,蹚过一条河,来到一座城市。

忘不了张掖豪气的菜,忘不了张掖微醺的酒,忘不了张掖美味的面。

丨烤饼子

一切都忘不了,一切都值得铭记,所以一次次前来,只为了收集完整的张掖味道。

在舌尖上的张掖,听一阙,浪漫又烟火的,西北狂想曲。

丨甘州市场

和声渺渺,余音不绝,尾声将近,期待下一次张掖的旋律,再临。

06.

“所有属于张掖的旋律”

有一座城,

位于甘肃的西北,河西走廊的中段,下辖甘州、临泽、高台、山丹、民乐、肃南裕固族六个县区。

有一座城,

拥有最年轻的山和最古老的水,亿万年的时光丢在这里。

有一座城,

是汉朝的河西四郡,是隋朝的万国博览,盛唐的甘州都会。

有一座城,

文化底蕴是那么深邃而厚重,自我变成一尾游鱼,在文化瀚海里自由遨游。

有一座城,

拥有让人垂涎三尺的美食,古老的味道在唇齿间融化,却又是最浪漫的烟火气。

站在张掖的大地上,我开始放声高歌

狂猛的风吹来,张掖的歌声和西北的想象力相互应和

惊叹的,绚丽的,激昂的,热烈的,渺小的,厚重的,浪漫的,烟火的,

所有属于张掖的旋律

就构成了最初的西北狂想曲

-End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涉及版权问题请原作者联系我们,我们会24小时内删除并表示歉意。合作/投稿请加微信:13538312741(请务必备注原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