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吃过贵阳豆米火锅,不敢说自己爱吃豆子

今天要说的主角,在贵阳。

在铺天盖地的美食安利里,贵阳有点被冷落,香辣比不过川渝,清鲜比不过广东,就连烧烤都不如东北得劲儿。但其实,跑到贵州后你的味蕾每天都会遇到奇趣新体验。

被肠旺面的油润香辣刺激之后,会突遇丝娃娃的凉脆清爽;在酸汤鱼的酸辣里沉醉之时,会突遭折耳根的暴击;各种豆腐料理柔软香嫩,红汤羊肉重口香膻……

但这些,都比不上豆米火锅的那种浓滑、香醇、适口。在贵阳各种浓酸重辣的重口味里穿行过后,豆米火锅就是一道沁进口腔和心头白月光

相比全国的大多数地方,贵州绝不算是物质条件丰厚的省份。

贵州全省被山包围,没有一块大面积平原,而且喀斯特地貌居多,这是啥意思呢?就是一铁揪下去刨开一层土,底下就是大石块。山多地贫,在咱们这样的农业大国,贵州的物产看着实在有点拿不出手,“水草丰美”、“鱼米之乡”、“物产丰饶”等形容词也就基本与贵州绝缘。

但天无绝人之路不是?大自然总是慷概的。豆米,就是在先天条件不足的情况下给贵州人的馈赠。

贵州人口中的豆米,就是我们平常所说的芸豆、四季豆。豆米喜爱有一定海拔、四季暖湿的环境,而贵州,尤其距离省会贵阳1个多小时的毕节市,有芸豆喜爱的一切条件:千米以上的海拔、高落差的垂直气候带、少阳多雨的大湿度……这里出产的芸豆颗粒大、口感绵密又清香,所以贵州人能把豆子吃出百般花样。

除了制成各种豆制品,豆米火锅能算贵州人民在吃豆子这事上的一项伟大创造发明。

简单来说,豆米火锅就是拿豆子熬成汤后涮东西吃。据说最早的豆米火锅可以追溯到明朝,也有说是一个开火锅店的小老板突发奇想的创新。不过这都不重要,来看看现代豆米火锅是咋做的。

其实做豆米火锅不难,只是耗时。完全成熟的四季豆豆荚里头,藏着一颗颗精选粒大饱满的豆子,将豆子淘洗、浸泡透了,就放进锅里熬啊熬,等豆子彻底熬熟、熬软后,盛起一部分,剩下的继续在锅里煮。

继续煮豆子的过程中,最好时不时用锅铲挤压,这样可以把豆子里头沙沙的部分挤出来,增加汤底的粘稠度。也有让汤底更好吃的方法,就是直接把豆子拿出来炒成蓉。只不过炒豆蓉也是个技术活儿,一不小心就会炒焦成为车祸现场。

熬上几个小时,加上事先熬好的猪骨高汤,工作就完成大半了。

接下来,要让贵州人离不开的辣椒上场。把干辣椒、八角等香料在油锅里爆香,“唰”一下倒入豆子猪骨汤底里,再加上大蒜、番茄,一锅豆米火锅锅底大功告成。

涮豆米火锅与普通火锅无异,加入各种自己喜欢的肉类蔬菜,但是有一样是绝对不能少的:软哨

所谓软哨,是贵州独有的对五花肉油渣的形容。油炸五花肉本来就引人犯罪,放到豆米汤底里微微涮过,肥肉吸收豆香和汤汁后,脆感依然保留,同时会更明显地“嗞儿”出油香。

除了必须要有的软哨之外,贵州人还将酱油、辣椒、折耳根混合的蘸水视为豆米火锅的灵魂。说真的,这种蘸料不仅是豆米火锅的魂,贵州人可以拿任何食物配蘸料,一家生意火爆的火锅店/烧烤店/酸汤豆腐店,必然有其独门秘制的经典蘸水。

所以,在豆米汤汁里吸饱醇厚豆香的食材,搭配上灵魂蘸水,感觉只有三个字:大 满 足。

吃完涮菜,豆米火锅大餐并未结束,重头戏还在后头:豆米火锅汤底,是米饭的头号拍档!可以想象吗,这时候已经混合进各种荤素食材的豆米火锅汤,散发出更加浓稠诱人的香气,好像在呼唤你:来呀来呀,来喝我呀!

不要犹豫,立马拿汤匙舀一勺子酽酽的豆子浓汤,浇在热腾腾的米饭上——啊,米香浸润着豆香,豆香里带着油香,这相映成辉的美味之光简直让人像中华小当家里画的——美味升天!下饭神器,说得就是它!

豆米火锅最友好的一点就是,口味轻重皆可。喜欢重口的,不要吝啬加辣椒、加贵州特产超酸小番茄,保准一碗接一碗喝汤停不下来;喜欢清淡的,直接吃原味,也能带来极大的满足。

所以,千万不要被贵州的酸和辣蒙蔽,浓郁香醇的豆米火锅就像一锅小众宝藏,等着你去品尝呐!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涉及版权问题请原作者联系我们,我们会24小时内删除并表示歉意。合作/投稿请加微信:13538312741(请务必备注原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