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靴子在珠峰躺了20年,来的登山者都认识他,为什么没人帮他?

珠穆朗玛峰高8844.43米,征服这座最高峰,成了每一位极限登山爱好者的终极梦想。但是为了这个梦想,已经有数百条生命永远长眠在这里。

绿靴子在珠峰躺了20年,来的登山者都认识他,为什么没人帮他?

从珠穆朗玛峰北坡登山的人,都会不可避免地经过著名的“绿靴子”。这个“绿靴子”不是地标,而曾经一位遇难的登山者的遗体。因为他脚上的荧光绿靴子尤为显眼,所以得名“绿靴子”。只要积雪没有那么厚的时候,就能够清晰地看到他。而他,已在这里静静地躺了25年。

绿靴子在珠峰躺了20年,来的登山者都认识他,为什么没人帮他?

到这里大家应该会有疑惑,这样一具显眼的尸体,为什么无人将其埋葬?

珠穆朗玛峰远比我们想象中可怕,因为它的海拔实在太高了,除了常年覆盖着冰雪的险峻地形和随时出现雪崩的潜在危险之外,缺氧才是致命的关键因素。8000多米的海拔氧气含量只有海平面的27%左右,当你到达3000米以上的时候,没有氧气瓶根本喘不过气,因此必须要带氧气瓶才能登山。

绿靴子在珠峰躺了20年,来的登山者都认识他,为什么没人帮他?

通常一个小型的氧气瓶只能维持15—20分钟,这对登珠峰来说显然是不够用的,而大型的氧气瓶必然更重且需要在不同阶段的营地及时更换。长途跋涉还要带沉重的氧气瓶,十分容易体力不支,每一个大幅度的动作都可能会加速氧气的消耗,从而导致还未到达下一个营地就已经缺乏氧气、呼吸困难,这时候摘下氧气面罩的话,更会加重窒息感。

绿靴子在珠峰躺了20年,来的登山者都认识他,为什么没人帮他?

无论是体力不支还是氧气不足,这在冰冷缺氧的珠峰都是致命的。所以,每个登山者携带的氧气量都是经过精密计算的,贸然去掩埋途中的一具遗体的话,既消耗体力又消耗氧气,所以谁还有勇气在自顾不暇的情况下去帮忙处理一具遗体呢?

绿靴子在珠峰躺了20年,来的登山者都认识他,为什么没人帮他?

路过的登山者无法帮忙,飞机救援也不可能。因为即使在最为适合攀登珠峰的空窗期5月份,天气仍会瞬息万变,并不完全适合飞行,就算能飞,飞机产生的动静也很可能引发雪崩,造成更多的人员伤亡。目前珠峰的直升机只能到6400米的C2营地,而且费用是七千至两万美金不等。

绿靴子在珠峰躺了20年,来的登山者都认识他,为什么没人帮他?

那么处理尸体就只能依靠专门的人工搬运了。仅仅只是登山就已经危险重重,更何况是登山搬运遗体了。珠峰上的遗体在被完全冻结后往往会与周围的冰雪嵌合在一起,这就给搬运遗体的工作额外增加了寻找和凿出遗体的难度,而且冰冻后的遗体也会格外的重,一具不到100公斤的遗体,在冰冻后加上身上各种装备的重量,可能就会超过150公斤,所以一具沉重僵硬的遗体至少需要6—8个强悍的夏尔巴人利用绳索艰难缓慢地搬运。

绿靴子在珠峰躺了20年,来的登山者都认识他,为什么没人帮他?

此外,大部分“绿靴子”这样的遗体都在临近冲顶珠峰的位置,这相当于要带着遗体重走一遍危机四伏的珠峰登山路线,随时都有可能把命搭进去。从生命安全角度来看,搬运遗体的代价是实在太高了。不过即使风险再高,也还是有夏尔巴人为了生计以及清理珠峰的环境而接下这份“工作”,为表尊重,在未找到家属确认珠峰上遗体的身份之前,夏尔巴人不会随便的移动这些遗体。但即使找到了家属,家属们也不一定能支付得起高昂的遗体搬运费用,要知道,从珠峰往下搬运遗体,价格是7万美金一次。

绿靴子在珠峰躺了20年,来的登山者都认识他,为什么没人帮他?

如今,越来越多的人在挑战登珠峰、穿越无人区这样的户外极限运动,有人或许是为了博眼球,有人则是真的出于热爱。对于热爱极限运动的人来说,每一次成功的历险,都象征着一份荣誉 ,但这份荣誉是与自己的生命紧紧捆绑在一起的。正如西藏冒险王王相军,一生痴迷于冰川。他在探索、在冒险的同时,也带我们领略了无比美丽的冰川风景,却在2020年的12月20日,跌入冰川瀑布,永远的沉睡在他所热爱的冰川世界,其遗体被找回的可能性更是微乎其微。

绿靴子在珠峰躺了20年,来的登山者都认识他,为什么没人帮他?

冒险精神值得学习,但是生命脆弱,任何人都无法完全保证自己能在极限运动中全身而退,所以要时刻谨记,安全永远第一位,不要让“绿靴子”和西藏冒险王的遗憾再次发生。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涉及版权问题请原作者联系我们,我们会24小时内删除并表示歉意。合作/投稿请加微信:13538312741(请务必备注原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