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里亚特共和国:被俄罗斯遗忘的角落

普遍印象里,俄罗斯人都是高鼻梁、凹眼眶、白皮肤的斯拉夫人种。其实不然,走进布里亚特,你会看到许多亲切的亚洲脸,健壮的体格、艳丽的蒙古袍、浑厚的歌声,一股浓郁的草原风格立刻让你有进入蒙古的假象。

且常有驶着右舵汽车的东亚人,从身边穿梭而过,整个景象看起来就很奇妙。其实这都源于俄罗斯是个多民族国家,冗杂众多的民族算上俄罗斯人林林总总共有194个。

而布里亚特人,便属厄鲁特人近支,原游牧于外贝加尔地区,是漠西蒙古一族,史上也称不里牙剔。布里亚特共和国:被俄罗斯遗忘的角落

俄罗斯人

地理上,布里亚特南邻近亲蒙古国,国土森林覆盖率极高,半草原半森林的温带大陆性气候,更是为农业家畜业创造得天独厚的发展条件。

另外欧亚大陆最大淡水湖——贝加尔湖便坐落于此,色楞格河和巴尔古津河都汇入贝加尔湖,造就了强大的内水域系统,滋养了大部分地域,物种天生丰富多样,著名的紫貂便产于此。

当地有色金属与稀有金属为机械制造业提供原料,拥有大型的采矿区和木材区,且未开采的矿区仍有700多处,这使布里亚特成为东西伯利亚的经济区。

可对比高度发达的莫斯科还是望尘莫及,在历史、宗教、政治众多因素的影响下,布里亚特成为一处被俄罗斯遗忘的角落。布里亚特共和国:被俄罗斯遗忘的角落

贝加尔湖

一、不可磨灭的名族情怀

布里亚特蒙古人,早期是以畜牧业为主的游牧民族,曾居住在中国西北地区,随着蒙古人的崛起,在13世纪成吉思汗统一蒙古众多部落后,便带着四个儿子开始向西扩张,兵锋直指欧洲。

成吉思汗死后孙子拔都带领大军一路血战攻下钦察草原、高加索、保加尔等地区,并在1238年占领莫斯科,1242年在伏尔加河下游建立金帐汗国。由此开始了对俄罗斯长达两百多年的统治。

由于蒙古人进入俄罗斯地区时,各个区域还未统一,都是些分散的小公国,且蒙古铁骑掠过的土地,众多小国无不惊恐称臣,所以更早的在贝加尔地区生活的布里亚特人已知这是一支比古代维京人还厉害的名族,于是这批人也迅速的被蒙古化。布里亚特共和国:被俄罗斯遗忘的角落

成吉思汗

由于土地众多,蒙古人数少,金帐汗国便从当地人中挑选首领并培养为”俄奸”,赋予他扩展领土的权利且归为蒙古的附属地,如若发现反叛者,蒙古人要么打服要么再次兼并。即使如此也有一些部落首领暗流涌动,悄悄找寻建立莫斯科公国的机会。

加上蒙古的统治根本不注重俄罗斯地区的发展,上层人民压迫下层人民情况更加严重,人民处于被极度不公平对待的局面,索取大量财物和劳力让百姓苦不堪言,造反者人数也逐渐增多。

1380年9月8日库利科沃会战打响,蒙古马麦汗率领20万军队想一举歼灭莫斯科公国反叛人员,由于指挥失误,被15万莫斯科军队全军覆灭,此后金帐汗国势力被极大减弱,这给罗斯公国争取了发展的时间。布里亚特共和国:被俄罗斯遗忘的角落

莫斯科公国

在随后的100年中元朝势力再次减弱,1480年已无力管制金帐汗国,此时处于独立状态的俄罗斯在2年后摆脱了蒙古的统治,建立了莫斯科公国。伊凡四世为了凸显自己的野心与实力开始了侵略战争且直接推行暴政,向西方和东方进行血腥的扩张。

在随后的1631年,俄罗斯军队刚进入叶尼塞河便与布里亚特人发生战争,历时25年,布里亚特人被俄军击溃后,一部分臣服于俄国,一部分坚持反抗,最终逃到我国黑龙江地区投靠中国。

在清政府的安排下,被安置于呼伦贝尔地区,因漠南是祖先的故土,这让长期不得解的名族情怀得到释放,而想移居外地或独立开创山河的布里亚特人民也看到了民族复兴的希望。布里亚特共和国:被俄罗斯遗忘的角落

叶尼塞河

二、历史留下的”主人意识”深入民心

25年的抗争里,苏联政权控制的贝加尔地区建立了各种国家组织,并将布里亚特地区与布里亚特蒙古地区合并,紧接着俄国十月革命爆发,推翻俄国的封建统治,也催生了俄国境内各个民族的复兴运动。

此时一部分上层阶级的布里亚特蒙古人为了避难和寻找出路再次主张迁徙到外蒙古,或是呼伦贝尔。但也有一部分布里亚特人主张不丢弃自己领土对抗俄国统治并实现独立,分裂主义念头在这时已埋下种子。

17世纪沙俄帝国,又将侵略魔爪深入蒙古地区。自此两国的关系又发生了对调,斯拉夫人和蒙古人在布里亚特反复上演征服与反征服,扩张与反扩张的戏码,让”成王败寇,强者为荣”的思想深入布里亚特人的心中。布里亚特共和国:被俄罗斯遗忘的角落

十月革命

所以如若一方的管制慢于自己民族的发展,必会生起反抗独立的思想,由于历史原因”翻身农奴,把家还”的多个阶级跨越案例,让布里亚特人相信独立才是富强民主的唯一道路。

因此,时任俄罗斯总统普京,在2000年5月13日,把俄联邦众多实体按地域原则联合为七个联邦区,联邦区七位长官受命于中央,执行总统下达的政策。就是为了便于国家统一与地方管理,算是暂时遏制住了民族间诉求和国家利益的冲撞,获得了一时的平静与统一。布里亚特共和国:被俄罗斯遗忘的角落

普京

三、宗教信仰复兴与”泛蒙主义”泛滥

俄罗斯是多神教民族,主要信仰为东正教。布里亚特蒙古人在俄国近200年的统治里,原布里亚特的文化习俗被政府肃清,有蒙古血统的布里亚特人丧失了语言文化,成为以俄语为母语的人,在苏俄文化熏陶下长大的年轻一代更是不知原有的本族语言、音乐和文学作品。

当时贝加尔湖地区的宗教信仰普遍为佛教,经过融合成了以藏传佛教为主,东正教和萨满教为辅的综合信仰,其大多数居民都是佛教徒,1.6万人是僧侣。布里亚特共和国:被俄罗斯遗忘的角落

东正教

在1925年,为防止日本特工假扮神职人员传递情报,或修建寺庙,给间谍提供庇护点。苏联当局决定没收寺庙财产并制定反宗教政策,关闭且摧毁寺庙。

直至70年后的卫国战争结束,当局与佛教徒的关系才缓和,因此取消对布里亚特宗教活动的限制,重建了安宁喇嘛寺,并在距离市中心乌兰乌德不远的伊沃金寺佛学院为兴起的19处藏传佛教地选拔主持,此时布里亚特被迫丢弃的民族文化,逐渐被寻回。

宗教文化复兴期间也与阻碍祖国统一的喇嘛有过多次交流,喇嘛不仅访问了布里亚特、卡尔梅特还常驻图瓦,将政治与宗教结合。布里亚特共和国:被俄罗斯遗忘的角落

乌兰乌德

最后一次访俄是在2004年,随后俄罗斯政府极力反对并将喇嘛驱逐出境,断绝与喇嘛的联系。

苏联解体后,泛蒙主义就一直流传到现在。典型的激进分子斯托马欣就曾利用历史,以俄罗斯民族的残暴、贪婪、自私为由,宣传”泛蒙古主义”。

在政府阻断”佛教交流”后带着不满的情绪的激进分子,再次鼓吹泛蒙主义,并鼓励一些精英人士接棒,要求把”泛蒙主义”和独立的要求落实到位。从此后每到国家变革、外敌入侵时,这类幽灵言论总会复苏。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涉及版权问题请原作者联系我们,我们会24小时内删除并表示歉意。合作/投稿请加微信:13538312741(请务必备注原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