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身无分文,游历五县、行程近千里,他是怎么做到的?

前两天,我开车在等红绿灯的时候,看到一个体格壮硕的骑手,戴着头盔,穿着骑行衣,背着旅行包,举着一张白纸,白纸上有几行很粗的毛笔字:

“一路骑行,水尽粮绝,恳请好心人, 赞助点吃饭买水钱。”

看到这一幕,我心里直犯嘀咕:这哥们儿是真的遇到困难了,还是在招摇撞骗呢?

眼见着他快要过来敲我车窗,我赶紧收回目光,盯着仪表盘略作淡定样。

好胳膊好腿的大老爷们儿,再不济,凭着一身力气挣口饭吃应该不难吧,干嘛要出来丢人现眼?毛泽东:身无分文,游历五县、行程近千里,他是怎么做到的?

在马路上乞讨的骑手

看着眼前这位”驴友”,我不由得想起了100年前的那位穷游达人——求学时期的毛泽东。

一、

1913年春,毛泽东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入湖南公立第四师范学校。次年春,第四师范合并到第一师范,毛泽东被编入预科三班,该年秋,预科期终考试,毛泽东成绩优秀,编入本科八班,班上共有30名同学。

一师特别强调从”道德实践”、”身体活动”、”社会生活”等方面全方位培养学生。学校既注意聘请了一批学识渊博、思想进步、品德高尚的教师,也注重吸引那些追求进步的青年才俊来一师就读。

进入一师的毛泽东,不仅学习勤奋、博览群书、兼收并蓄,而且十分注重锻炼体魄、磨砺意志,用他自己的话来讲就是:”文明其精神,野蛮其体魄”。

“闭门求学,其学无用。欲从天下国家万事万物而学之,则汗漫九垓,遍游四宇尚已。”年仅20岁的毛泽东展现了超乎寻常的远见卓识,对于为何而读书、怎样去求学,他有自己的一套理论和方法,并且身体力行。毛泽东:身无分文,游历五县、行程近千里,他是怎么做到的?

在一师求学的毛泽东

学生时代的毛泽东十分看重游学的作用,他在《讲堂录》中写道:

“游之为益大矣哉!登祝融之峰,一览众山小;泛黄渤之海,启瞬江湖失。马迁览潇湘,泛西湖,历昆仑,周览名山大川,而其襟怀乃益广。游者岂徒观览山水而已哉。当识得其名人巨子贤士大夫,所谓友天下之善士也。”

司马迁在《史记·春申君列传》写道:”游学博闻,盖谓其因游学所以能博闻也”,这应该是最早关于”游学”作用的权威解释了。在毛泽东看来,游学不仅能博闻,还能广胸襟、识名士、交好友。

在学生时代,勤奋地读书,这是大多数人能办到的事。毛泽东与众不同的地方,是他不但勤于学习,而且注重社会实践;不但善于读”死”的书本,而且善于读活的书本,即按照他自己的话说,不但要读有字书,而且要读无字书。

二、

1917年暑假即将来临, 对于毕业前最后的一个暑假, 毛泽东决定不走寻常路。于是他去找最要好的朋友萧子升(当时已从一师毕业、在楚怡小学教书)商量,怎样度过一个有意义的假期。毛泽东:身无分文,游历五县、行程近千里,他是怎么做到的?

萧子升

经过一番讨论, 他们制订了一个既大胆又刺激的计划:去当”叫化子”!就是身上不带一文钱,去作长途旅行,靠”乞讨”的方式解决吃和住的问题。

他们为什么有这样的”奇思妙想”呢?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从社会的最底层来看社会,来看人情世态,来了解农村和农民,必定能够从社会这本”无字之书”里学到新东西。

说干就干,毛泽东和萧子升各带一把雨伞、一个挎包、装着简单的换洗衣服

和文房四宝,就踏上了旅途。

旧社会有穷苦的读书人或失业塾师,到处给商号和大户人家送对联或说一些恭维话,接受一点馈赠,以解饥困,社会上叫作”打秋风”。

腹有诗书、才气过人的毛泽东和萧子升,就是靠着笔杆子作诗写对联解决旅途上的温饱问题,而不是拿个破碗,坐在路边等候别人的施舍。毛泽东:身无分文,游历五县、行程近千里,他是怎么做到的?

乞丐

两人穷游的第一站是长沙县,他们的唯一的交通工具就是双脚。

由于乡下的农民日子极为困苦,自己都吃不饱,自然拿不出食物接济别人。于是,毛泽东和萧子升便选择乡间豪绅和读书人家作为”化缘”对象。

后来他们打听到附近有一家姓刘的绅士,于是写了一首诗表明来意:

翻山渡水之名郡,竹杖草履谒学尊。

途见白云如晶海,沾衣晨露浸饿身。

刘老先生看了此诗以后,大为赞叹,立即请两位才俊吃饭,饭后还赠送40文钱给二人做盘缠。

宁乡县是毛泽东和萧子升穷游的第二站。

在赶往宁乡的途中,他们顺路游览了小有名气的昭山寺。逛完昭山寺,天色已晚,他们便打算在寺庙中借宿。可是庙里的和尚不同意,于是他们便露宿在旁边的树林里。后来和尚良心发现,容留他们在寺庙中住了一晚。毛泽东:身无分文,游历五县、行程近千里,他是怎么做到的?

昭山古寺

第二天,他们到达了宁乡县城。泽东总结了前几天穷游的感受:身无分文的日子确实不好过,但只要肯动脑筋,能坚持到底,什么困难都是可以克服的。

在宁乡县城,毛主席和萧子升拜访了老同学陈绍休和何叔衡。他们先是在陈绍休家住了几天,期间抽空去周围的农户家里做调查。

在调查过程中,二人的表现还是大相径庭的: 萧子升放不下读书人的架子,向人问路,都要先整整衣服,干咳两声,然后开腔,还只愿进大户人家;毛泽东则态度谦卑,入乡随俗,愿意进小户人家,尤其热心于访贫问苦,同什么人都谈得来。

在与农民的访谈中,毛泽东深深地感受到农民的生活实在太苦了,即使年景再好,他们还是吃不饱饭,长期缺衣少食,大部分人都活不过50岁。

离开陈绍休家后,他们去拜访了何叔衡。何叔衡是两人在第一师范的同学,也是新民学会的发起人之一。两人在何叔衡家里待了两天,受到了何叔衡一家的热情招待。毛泽东:身无分文,游历五县、行程近千里,他是怎么做到的?

何叔衡(左二)

何叔衡的父亲带着两人参观了自家的菜园、猪圈、稻田,何老先生对于这种以耕种土地而自食其力,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感到非常的满足。

在离开的路上,毛泽东回想起访谈中遇到的佃农们,他们的生活是那么痛苦,每天早出晚归的干活,吃不饱穿不暖,到头来必须将绝大部分劳动成果拱手送给地主,更不幸的是,有些想在田间地头卖力气的人却无人聘用。

“要是人人都有自己的土地,快乐的生活,该有多好啊!”毛泽东心里想道。

安化县是毛泽东和萧子升穷游的第三站。

二人大约在7月底8月初到达安化梅城,在这里总共住了三天。当得知该县劝学所所长——夏默庵先生是位饱学之士,毛泽东决心前去拜访。

64岁高龄的夏老先生自恃有学问,比较高傲,一向不太搭理游学先生。某天门人通报:”有两位年轻的游学先生求见。”老先生叫门人回复说不在家。

第二天,毛泽东又去拜访,夏老先生又避而不见。

毛泽东并不计较,一心虚心求教,第三次登门。夏默庵心想:平日的游学先生一次不理,就扬长而去,这位年轻的游学先生与众不同,我倒要探探他的学问深浅。毛泽东:身无分文,游历五县、行程近千里,他是怎么做到的?

毛泽东与夏默庵

于是开门相见,夏老先生提笔写了上联于书案上: 绿杨枝上鸟声声,春到也,春去也。

毛泽东见了,心中一笑,略作思索,写出下联:青草池中蛙句句,为公乎,为私乎。

夏老先生一看,大吃一惊,连声赞叹:”对得好,对得好。”马上客礼相待,请毛泽东在家里吃饭,并留毛泽东住宿。临行之际,夏老先生还送了八块大洋给毛泽东做旅费,亲自送到大门口,依依惜别。

靠才华吃饭,就是不一样啊!

益阳县是他们此行的第四站。

毛泽东和萧子升到达益阳县城的时候,已是上午十点多,饥肠辘辘的他们决定弄点早餐来吃。

正巧眼前不远处有一个茶馆,二人大大咧咧地走了进去,点了一些面条三下五除二就解决了战斗。等到要付钱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身无分文。

吃霸王餐自然不是他们的风格,最终由毛泽东出马,凭借文房四宝,为店铺写了多幅文采飞扬的对联,不仅还清了早餐钱,还被店主奉为座上宾,请他们喝茶聊天。

离开益阳之前,毛泽东和萧子升还专门去拜访了曾在一师担任过化学老师的益阳县长张康峰。

当二人到达沅江县的时候,正好碰上洪水,将沅江县与外界隔离开来。没办法,他们的穷游之旅最终在沅江县结束了

三、

这次穷游,毛泽东和萧子升游历了长沙、宁乡、安化、益阳、沅江五县,历时一个多月,行程近千里。毛泽东:身无分文,游历五县、行程近千里,他是怎么做到的?

毛泽东与同学们的合影

对他们来说,这次穷游不仅仅是一次体力和心理上的大考验,更是他们深入社会、考察民情的大丰收。对于毛泽东来说,注重调查研究的观念在他脑海深处扎下根来。

1920年3月,毛泽东在致周世钊的信中有这么一段话:

“吾人如果要在现今的世界稍微尽一点力,当然脱不开中国这个地盘。关于这地盘内的情况,似不可不加以实地的调查及研究。”

当身边的同学和朋友们一个个地选择出国勤工俭学、寻求真理时,毛泽东坚持留在国内。因为他深深地知道,解决当时中国问题的钥匙,就埋在中国的土地上。而要找到这把钥匙,就要深入农村、深入群众进行社会调查。

自五四运动已降,无数仁人志士为了改变旧中国的命运,进行了各种各样的尝试,但都没有成功。最终只有毛泽东找到了破局的办法,为中国命运的转变开出了一条崭新的道路。

《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中国的红色政权为什么能够存在?》、《井冈山的斗争》、《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反对本本主义》……

这一篇篇切中时弊、击中要害、醍醐灌顶的雄文,正是毛泽东在深入基层、认真调查的基础上总结出来的。这些伟大的思想,宛如黑夜里的灯塔一般,为中国的革命道路指明了方向。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涉及版权问题请原作者联系我们,我们会24小时内删除并表示歉意。合作/投稿请加微信:13538312741(请务必备注原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