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竟然也能在日本生活!没钱又不会日文,一个打工女孩游学的告白

我竟然也能在日本生活!没钱又不会日文,一个打工女孩游学的告白

打工度假需要准备什么?给自己一个出发的理由,哪怕很小,「我就是喜欢日本」也很好啊!简单的行李、出发的勇气,还要有享受孤单的心情。家乡有自己的家人和朋友,在这里,一个人吃拉面,一个人唱卡拉OK,一个人旅行,日本是最适合独自旅行的国家。

关于想要打工度假这件事,一开始只是单纯到日本出差,便梦想可以留下来该有多好,后来身边的同学都出国深造去了,心想是不是一辈子都出不了国?没有积蓄及外语能力的我,因为开放日本打工度假而终于有了机会。但是申请日本打工有名额限制,也没有任何能加分的日文检定证明,不过我还是提出了打工申请。那年刚发生日本311地震,听说许多人因此放弃申请,虽然无法证实有无直接关系,但我的编号出现在录取名单上,那种心情跟大学看榜单差不多。

沉稳干练or热力创意?你,想成为哪一型的领导者?

家里一度很反对,我知道她们是出自于关心,没钱又不会说日文,如何找工作与生活?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实现梦想,但心里总有一股「不试试看怎么知道结果如何」的倔强。「不如先去澳洲打工度假吧,做为背包客的第一站比较容易些。」去过澳洲的朋友这样跟我说,于是绕了一圈,先到澳洲农场打工,在打工签证到期前匆匆入境日本,用澳洲打工存下来的薪水报名了三个月的语言学校,于是身上剩下100,000日币(约30,000台币),预计为3个月的生活费,心里盘算钱花完之前没找到工作就回家吧,而且之前在台湾恶补的日文也因为一年没接触,程度只剩下五十音了。

不知道是运气还是命运,就这样在澳洲以及日本逗留了3年,一路上虽然跌跌撞撞,但也遇到许多帮助,认识许多朋友。默默地觉得,只要心里一直怀抱着梦想,自然有条路可以走。Hey,还在犹豫不决的你,或许先问问自己出发的目的是什么?如果只是想存一笔外币回家,可能帮不上忙,因为我也没有赚大钱,如果想出国看世界、学语言、交朋友,那太简单了,直接出发吧,不用再问怎么当背包客?怎么在那边生活?「到了你就知道!」。不过,经费不足的人请节制一点吧,这绝对不是一趟爽爽的旅行,但会是最值得的旅程。

我竟然也能在日本生活!没钱又不会日文,一个打工女孩游学的告白

自从厚着脸皮向老板娘毛遂自荐后,终于开始打工生涯,下课后赶紧坐上电车来到「下北泽」。下北泽的店家汰换率颇高,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发现某间餐厅悄悄换上新招牌,但是这间台湾料理店已经开业了20几年,相当受到当地人喜爱,由于位于「本多剧场」对面,偶尔也会有艺人来包场吃饭,或有杂志前来采访。

虽然店里的员工都是台湾人,但是外场服务生每天都要接待日本客人。做完简单的环境清洁后,就拿出我的日语小抄,每天默念一百回,不会说日文的我,连简单的「いらっしゃいませ(i ra sya I ma se)」(欢迎光临)都需要拿出十足的勇气才喊得出来。

有时候听不懂客人点什么菜,只好请客人用手指菜单上的号码,日本人都非常温柔的谅解我这么笨挫的服务生,有时候忘记菜名的写法,便将菜单号码写在手心上,回头再询问同事,一整晚下来手心里都是汗水与原子笔的脏污。

将点餐单交给厨房,要大声喊出有什么菜,最后一定要讲一句「おねがいします(o ne ga i shi ma su)」(麻烦了),然后先做饮料给客人。日本的用餐习惯一定是先喝饮料,干完杯才开始吃料理,店长常常跟我说,日本人饭可以不吃,酒不能不喝,通常是大杯生啤酒。有些女性客人会点甜甜的调酒,乌龙茶加烧酒也是人气饮料。

接着将厨房做好的料理热腾腾的端到客人面前,炒空心菜是店里的招牌菜。空心菜在日本很少见,而且日式料理大多是凉拌的生菜沙拉,所以拌着蒜头热炒的空心菜,客人吃得津津有味,还有腌渍的生蚬、炸小鱼干都是下酒好菜。台湾料理虽然在日本很受欢迎,但还是有地雷,身为服务生的我要特别小心,例如许多客人不喜欢吃香菜、八角等香料,如果料理有这些香料,要记得先问问客人。(与日本客人聊到不敢吃的台湾食物,臭豆腐高居第一。)

当客人喝得酥酥茫茫之后,一定会点一碗店里的人气担仔面来暖暖胃。店里为了营造出台湾味,把煮面的炉台放在吧台里,由外场服务生现煮给客人吃,不少坐在吧台前的客人总是吃惊的看着我们煮担仔面,像是某种特殊表演。

小时候常常看卖面的奶奶拿着铁网勺子,烫出一碗碗香醇的担仔面,现在,在日本的我也像奶奶一样烫着担仔面。先抓一小把豆芽菜和面条放入网勺里,份量要刚好,面太多会喝不到汤,面太少又没吃饱,然后在滚烫的热水中快速的晃动4、5下,倒入碗中,加汤、加肉燥就大功告成。

许多热情的客人知道我是台湾来打工的背包客,都会主动聊起他们到台湾的旅游经验,像是九份、夜市、爱吃的凤梨酥、大碗的芒果冰都让他们印象深刻。

有对老夫妇是店里的常客,年轻时代就从台湾来到日本打拼,已在这里扎了根,现在拥有好几栋房产。大儿子刚娶了日本太太,帮他们添了小孙子,但他们还是喜欢台湾女孩子,一直希望小儿子能够娶台湾媳妇。在这里难得遇到台湾的客人,送菜的时候便用台语和老夫妇聊上几句,老太太一听就发现我的台南腔,满是欢喜地说她也是台南人,和我一见如故,问我:「想不想要留在日本啊⋯日语现在学得怎么样⋯」。

用餐结束后,老先生走过来问我,愿不愿意请他的儿子当日文家教,他会帮我与儿子商量学费,就当是交个朋友,还可以补习日文。老夫妇的心意宛如司马昭之心再明显不过,看他们满心期待,刚好我也因为没有学费而苦恼,的确很想再学习日文,便答应了。

老夫妇的小儿子果然如他们形容的一表人才,并非老王卖瓜,他从小生长在日本,不会说中文。上课的时候他很用心的解释文法让我了解,刚开始觉得这样的日文学习方式也不错。结束日文课之后,走在回家的路上便接到老太太的电话,她不断地询问我对她儿子的初次印象⋯下次是否要约吃饭⋯如果以后成为她家的媳妇就给我一栋房子等等问题,突然觉得这样的家教模式备感压力,即使真能成为朋友,相处起来也尴尬,于是婉拒了老夫妇的好意。唉!差点就在日本嫁入豪门了。

出会ってよかった

我竟然也能在日本生活!没钱又不会日文,一个打工女孩游学的告白

有时羡慕身边的人,能做自己想做的事,不用委屈于现实。在日本这一年,操劳的工作与沟通常常让我感到沮丧,也羡慕别人去了我没去过的地方,很多旅行计划因为种种因素不能实现。

但是我很幸运不是嘛?不认识我的人,听到我即将前往澳洲以及日本打工度假时,下意识的觉得我的英文或日文一定很好,但其实离开台湾的时候,英文与日文完全不会讲。为了生活,必须学习陌生的语言,而且身上只有两个月的生活费,对于打工度假充满害怕,但我知道这是一次改变生活的机会,值得去冒险。谢谢旅途中给我工作机会的雇主们,我也很努力的不让你们失望。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涉及版权问题请原作者联系我们,我们会24小时内删除并表示歉意。合作/投稿请加微信:13538312741(请务必备注原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