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蹬三轮大爷,一小时150元,住四合院,真实身份是“贝勒”

北京蹬三轮大爷,一小时150元,住四合院,真实身份是“贝勒”

《牧羊少年奇幻之旅》一书中写道:你必须找到你的宝藏,否则你在途中发现的一切,便全都失去了意义。

人生何尝不是一场征途,每个人都在这场征途中,找寻自己的位置,实现着自我人生的价值。每个人实现的方式都不相同。

在北京的著名旅游景点:南锣鼓巷,有这样一位蹬三轮车讲北京故事的安老爷子。用他自己的方式在这样实现着人生的价值。

原来他的身份是“贝勒”

安老爷子是大家对他的昵称,安老爷子原名“爱新觉罗安林”,是八旗子弟的后代,拥有着贵族血统,他的父亲就是清朝最后一个皇帝傅仪的堂弟。如果安林生活在清朝,那就是妥妥的贝勒爷或者贝勒子。

北京蹬三轮大爷,一小时150元,住四合院,真实身份是“贝勒”

但是生不逢时,1912年随着清王朝统治的没落。中国最后一位皇帝颁布了退位诏书,结束了封建王朝几千年的统治,随着清王朝统治的结束,许多皇亲国戚也由金字塔的顶端走向了末端,

安林的父亲作为皇室的成员,没有幸免于难,在清朝灭亡之后,安林的父亲辗转几地,流离失所,最后才在北京安定了下来经商。

1947年安林出生,当时家里还都比较富裕,虽然比不了清朝的荣华富贵,但安林从小也没有为吃喝发过愁,安林在这样的环境里逐渐长大,后来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他父亲的生意一夜之间破产,家里经济拮据,入不敷出。

北京蹬三轮大爷,一小时150元,住四合院,真实身份是“贝勒”

这样突然的打击,让安林一家人不得不重新寻找生计,他父亲学会了木工,做木工养活一家老小。后来在安林长大后,也学会了父亲的木工手艺。

安林自小就聪明懂事,他也听说家族的事情和自己的身份,但是安林对这件事似乎并没有十分在意,他还是脚踏实地的做着自己该做的事,勤劳而低调的生活在北京的胡同里。

1980年安林遇到如今的老婆,并与其结婚而后生子,但好景不长。在这个时候命运又一而再,再而三得让人崩溃,安林的母亲突然得了癌症,这一噩耗,打击的安林一家几乎支撑不下去,而且去医院看病的开销特别的大。这件事让家里人蒙上了一层愁云。

北京蹬三轮大爷,一小时150元,住四合院,真实身份是“贝勒”

特别孝顺的安林看到这种情况更是寝食难安,他作为家里的儿子,有责任有义务承担起家里的重任,那个时候,除了做木工,每个月赚72块钱之外,还在下班之后做点其他的工作。

这样可以多赚10-20元,但是面对母亲巨额的医药费,这也只是杯水车薪,根本解决不了问题。

有一天他下班后坐在家门口的巷子里看着来来往往的自行车,和三轮车,安林脑子里有了主意,“我可以去北京的景区拉三轮车赚钱”。

在想到了这个办法之后,他就回去和家人说了自己的想法,并且第二天就置办了三轮车和拉车的行头。

北京蹬三轮大爷,一小时150元,住四合院,真实身份是“贝勒”

蹬三轮的“古怪”老人

没有一件事情是容易的,但是安林觉得只要自己足够努力足够勤奋,所有的问题都可以迎刃而解,他的骨子里是那么的乐观自信。

一天的傍晚,当北京的夕阳落下,远处的山峦尽头还泛着最后一丝落日的红晕,安林蹬着他的三轮车“叮叮当当”的出门了,他穿着白色的汗衫,分外的精神。

安林第一天拉车十二个小时,就赚了75元。这在当时来说。已经是很高的收入了,安林在逆境中看到了希望,于是他每天更加勤奋的拉车,就这样进行了38年。

北京蹬三轮大爷,一小时150元,住四合院,真实身份是“贝勒”

安林蹬三轮车的地点是北京的南锣鼓巷。

安林的生意一直很好,坐他的车,不仅可以看到沿路的风景,还可以听到北京城各种古老的故事,那些蒙尘的历史,街头巷尾的趣味,安林都可以娓娓道来。

所以他的生意一直都是很好的。而且安林很有爱心,每当他看到需要帮助的人,都会免费蹬三轮车帮助他们,在当地同行里安林的口碑也很好。

但是安林有个“奇怪”的规矩,那就是在价格上,他蹬三轮车乘载游客的定价虽然是一小时150。

北京蹬三轮大爷,一小时150元,住四合院,真实身份是“贝勒”

但如果在途中,他和别人聊天听到这个人孝顺有爱心,他会酌情减价,甚至不收费。

但如果他拉的客人,纯粹是为了奢侈享乐,无视别人的劳动成果,他一分钱都不会少,而且还会加价,有些人觉得安老爷子的脾气怪,但在他的心里他有着自己钢铁一般的原则,黑白分明。

时光荏苒,岁月穿梭,蹬三轮车的年轻人已经变成了满头银发的老人。

北京蹬三轮大爷,一小时150元,住四合院,真实身份是“贝勒”

如今七十多岁的安老爷子,还在经营着自己的拉车生意,并且凭借自己多年的努力,在北京买了一套漂亮的四合院,还用蹬三轮车的钱把一对儿女送出国留学。

他的儿女分别去了美国和意大利读书,让人羡慕不已,当代的三轮车已经安上了电瓶,没有那么的费力。安老爷子也花了四千元,给自己的三轮车装上了电瓶。安老爷子开心满足地笑着。

结语

宋·罗大经《鹤林玉露·一钱斩吏》:“乖崖援笔判曰:‘一日一钱;千日千钱;绳锯木断;水滴石穿。’

北京蹬三轮大爷,一小时150元,住四合院,真实身份是“贝勒”

日复一日的努力,可以滴水穿石,年复一年的勤奋,可以铁杵磨针。

职业没有贵贱之分。现已经白发苍苍的安老爷子,还在热情的生活着,蓬勃向上的努力着,我们更没有理由抱怨人生,更应该脚踏实地的为生活拼搏奋斗。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涉及版权问题请原作者联系我们,我们会24小时内删除并表示歉意。合作/投稿请加微信:13538312741(请务必备注原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