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里兰卡|不止高山茶园、野生动物和古城,探索印度洋小岛的N种玩法

  7月北京盛夏之时,踏上意料之外的斯里兰卡之旅。几天后,我在兰卡海拔2000米的山区的夜晚里瑟瑟发抖地打开壁炉,才意识到,这个小小的岛国远比想象中更丰富多彩。

  • 如果你是历史爱好者,这里有8处世界文化遗产,从古老的寺庙废墟,到殖民时期的堡垒让人目不暇接
  • 如果你是海岛控,岛屿南部和西北的沙滩不逊色于马尔代夫,是潜水和冲浪的天堂,更有观鲸圣地,在正确的季节出海看见蓝鲸的几率不低于90%
  • 如果喜欢野生动物,这里有不少堪比(甚至超越)东非的国家公园,一早上的Safari就能看够成群的大象、水牛,数不胜数的鸟类,甚至神秘的锡兰豹

  哪怕单纯来避暑,山区也能给你惊喜,坐小火车穿行在凉爽的高山茶园中,苍翠的群山和云雾缭绕的英式小镇,仿佛穿行在时光之中。

  而以上全部,在短短七天里几乎都能实现。

  狮子岩和康提:小岛历史一窥

  在丹布勒的平原上仰望砖红色的狮子岩锡吉里耶(Sigiriya),很容易被这巨大而突兀的存在感震慑,穿过四周郁郁葱葱的森林,仿佛走进了一部印第安纳琼斯的冒险电影。

  传闻,5世纪时,弑父篡位的卡西雅伯(Kasyapa)国王来到这里,为自己在200米高的巨岩顶部打造了一处难攻易守的空中花园。至今,宫殿、花园和蓄水池的痕迹还依稀可见。

  游览狮子岩也像是一场探险,一路爬上与近乎垂直石壁相连的阶梯,半山腰处隐藏了一些颜色鲜亮美丽的半裸女性壁画,据说已经有1000多年的历史。她们到底是国王的妻妾还是女神?没有人知道确切的答案。

  看过壁画,顶着强劲的山风继续爬,走进如今只余狮爪造型的宫殿大门,终于爬上岩顶。站在层叠错落的红土宫殿基座上,俯瞰绵延不尽的森林,不由想到宫殿的建造者,哪怕躲在这200米的巨石顶上,最终还是没逃过弟弟的复仇。曾经的爱恨情仇早已逝去,只留下了这震撼的风景。

  狮子岩位于岛屿的中部偏北,这一带被称为是斯里兰卡的文化中心区域,有四处遗址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这里有斯里兰卡僧伽罗族的第一个古代王朝首都阿努拉德普勒(Anuradhapura),而后几百年的波隆纳鲁沃(Polonnaruwa)王朝,也在附近留下大量艺术和建筑瑰宝,可以说是历史爱好者的天堂。

  从锡吉里耶一路往南,来到岛屿南部中心的山区,圣城康提就隐藏在秀美的群山之中。群山不但给了康提葱翠清幽的环境,也挡住了部分现代文明的冲击。城市中最引人注目的康提湖,倒映着青葱山色、古迹建筑和云卷云舒,就像一座天上之城。

  佛牙寺就在湖边,世界上仅存的两颗佛祖牙齿舍利,有一颗供奉在这白色的优雅建筑里。相传公元四世纪,逃亡的印度公主将佛牙藏于头发中,带到斯里兰卡避难。后来,它成了斯里兰卡王权的象征。

  淅淅沥沥的雨中,赤脚捧着一篮茉莉花,跟随人群进入寺内。佛牙寺被铸铁、象牙、铜和金银装饰得很气派,佛牙塔前长长的供桌上已经是一片花海,放下鲜花的人们,在后排席地而坐,默默地面朝佛牙舍利塔的方向双手合十祈祷,你会轻易被这种凝神静气、平和的氛围感染。

  了解古老康提的另一个方式是看康提舞。经历了各国的殖民统治,斯里兰卡文化中融入了荷兰英国的元素,然而舞蹈却保留了相对传统的味道。多变的鼓点,旋转的舞步,闪闪发亮的服饰,灵动俏皮的动作,斯里兰卡舞蹈的风格活泼极了。模仿蓝孔雀的女舞者们,敲鼓、耍杂技和喷火的男舞者们,一动一静间,眼睛亮的惊人。在紧邻康提湖北岸的康提文化中心剧场,虽然没有空调,但每天晚上五点的表演还是很受游客的欢迎。

  
走进山区:一秒入冬的避暑之旅

  斯里兰卡有两段最富盛名的铁路,一段是陆上铁路,小火车穿过高山茶园,在山林之间穿梭,另一段是从加勒(Galle)到科伦坡(Colombo)的红色滨海火车,据说是宫崎骏《千与千寻》海上火车的原型。亲身体验过之后,忍不住为高山茶园小火车打call,不止因为七月的斯里兰卡山区实在太凉爽,更因为这趟车实在太好拍了!

  买一张超便宜的二等座火车票(160卢比,约合人民币7元),踏上康提开往努沃勒埃利耶(Nuwara Eliya)的站台。兰卡的铁路大多是英国殖民时期修建的,车站都是几百年的老建筑,连列车时刻表都是木制的,正适合做一场穿越之旅的好开头。

  车程大约四小时,二等座的车厢没有车门,窗户也可以打开。火车一路爬升到海拔1800米,车窗外高山茶园绿意葱葱,雾气缭绕,让人一刻都舍不得移开视线。车门的位置是最抢手的,抓住门两侧的栏杆,上半身探出车外感受山风拂面,在兰卡“挂火车”不是因为拥挤,而是因为真的很好玩!放飞自我虽然开心,但也有很大危险性。如果一定要尝试,最好找到小伙伴一起,不要携带贵重物品,并仔细观察注意避让车外的电线杆。

  虽然速度缓慢,老旧过时,但火车车厢却意外的很干净。邻座的当地小哥腼腆爱笑,聊起来才发现居然是一位用英语教授佛教经典的老师,可谓很有本国特色了。车厢里不时有小贩拎着篮子穿梭叫卖油炸食品和水果,更有微型”餐车”提供香甜浓郁的热奶茶,在山风中喝一口,暖和极了。

  (与高山小火车相比,海边小火车不那么好拍,因为沿印度洋海岸线修建,是一条几乎笔直的铁路,因此没有火车转弯时蜿蜒的弧度。好在火车离够近,印度洋咆哮的海浪、破碎的浪花都能看得清清楚楚。沿海的民居一闪而过,家家户户的院子里,有花有树,有鸟有狗,虽然说不上富裕,却非常惬意。)

  南部山区的中心努沃勒埃利耶,因为气候宜人、风光秀美,殖民时期很多英国人居住于此,保留了不少殖民时期的小屋、都铎式酒店和修葺整齐的城市花园,有“小英格兰”之称。当初咖啡风靡全球,英国人也计划分一杯羹,开始在印度和锡兰(今天的斯里兰卡)开辟咖啡种植园,然而天意弄人,咖啡树虫害大批死亡,反而山区种植的茶树大获成功,意外造就了今天大名鼎鼎的斯里兰卡红茶。努沃勒埃利耶附近就有不少茶园为旅行者提供参观tour。

  我们去规模很大的佩德罗茶庄(Pedro Tea Estate)参观了一圈。老式厂房历史悠久,有工作人员小姐姐负责讲解,从采摘、揉捻、发酵到烘干的各种流程都可以看到。作为英式茶爱好者,收获满满。参观完茶厂,在纪念品商店买点零污染的茶叶,寒风凛凛中喝两三杯热气氤氲的红茶,味蕾和精神一起被唤醒。窗外是连绵起伏的茶园,气温是需要穿外套的15℃,真是神仙夏天!

  山风吹得一个哆嗦,迅速回城。努沃勒埃利耶小城本身也很值得一逛。粉红色的邮局,一百多年来没有变过模样,最适合寄一张充满仪式感的明信片。

  养护完美的维多利亚公园,英伦风十足,据说春天的花儿很美,不过7月的绵绵冷雨中也有一丝忧郁的魅力。

  因为气温低,这里的老式酒店普遍都有壁炉,我们住的阿拉利亚绿色城市酒店(Araliya  Green City Hotel)紧邻马场和维多利亚公园,晚上打开电子壁炉,终于驱散了寒意,一夜好梦。

  如果时间充足,努沃勒埃利耶也可以作为探索山区的大本营。凌晨包车出发前往霍顿平原的国家公园,开始徒步之旅。草地、森林、瀑布、湖水,多种多样的动物和鸟类,最著名的9.5公里弧形路线,终结于平原南部落差达880米的悬崖,被称为“世界尽头”。光是想象就让人心驰神往,期待下次相见。

  南亚小岛上的惊喜Safari

  追踪和观赏野生动物的Safari,只能去非洲吗?时间和金钱成本都很高昂。

  其实在斯里兰卡就能相对轻松的实现。遍布全岛有12个国家公园和52个自然保护区,亚拉国家公园(Yala National Park)是其中最著名的,覆盖面积超过1200平方公里,据说有300多头大象,200多种鸟类,数不清的孔雀、梅花鹿、水牛、叶猴、野猪和鳄鱼。

  正如非洲的Safari一定会追逐“五霸”,斯里兰卡游猎之旅也有自己的大奖——看到传说中的锡兰花豹(第一次听介绍,脑海里出现了一朵?)。这种斯里兰卡独有的大猫长着闪亮的斑纹,身体颀长,动作优雅,居于食物链的顶端。亚拉国家公园分为5个区域,光是游客最多的1区就有20头锡兰花豹。然而密度虽大,看不看得到仍然很考验运气。

  迫于行程,我们出发的时间有点糟糕。下午两点,正是天气最热动物们缩在阴凉处打瞌睡的时候。由于特殊的地形和风向因素,亚拉是斯里兰卡罕见的一个少雨带,稀疏的丛林、草原和咸水泻湖,加上黄土的路面,都有种非洲的既视感。

  亚拉不允许自驾入园,参观必须雇佣园区的车,不过6人辆敞篷吉普车约6000卢比的半日游,性价比也是相当高了。更棒的是,司机小哥凭借多年经验练出的火眼金睛,会帮我们第一时间发现隐藏在树丛里的动物们。

  中途停车在印度洋的海滩边,这也是园区内唯一允许下车的地点。我们望着大海享用了三明治。

  四个小时的Safari匆匆结束,尽管睁大了眼睛疯狂四处张望,端着相机随时准备拍摄。但遗憾的是,这一次没有看见锡兰花豹。我们走的都是主路,车来车往,害羞的大猫今天也许正在别处巡视领地吧!

  加勒:分割印度洋的灯塔

  一个好地名绝对胜过高额的旅游宣传费用,加勒(Galle)就是一个正面案例。可能是因为加勒比海的缘故,总觉得这样一个拥有海边堡垒的城市,很适合这个名字。

  从亚拉国家公园沿着南部海岸线一路西行,路过无数水清沙幼的白沙滩,每逢转弯,就有一处宁静美丽的小海湾,对加勒的期待在路上就慢慢堆积起来。加勒是南亚保存最完整的古城之一,堡垒的背后是一整部殖民史。16世纪,由于和康提王国冲突不断,葡萄牙人首先在这里修建了要塞。17世纪,城市易手于荷兰人,核心要塞区建成,三面环海的城墙被修建起来。后来英国人接管了城市,不过今天所能看到的坚固城墙和堡垒,大部分还是荷兰人的手笔。

  按照Lonely Planet的建议,顺时针逛了一圈城墙。古城里遍布教堂、咖啡馆和纪念品店,绿地上孩子们在玩着节奏缓慢的板球,四处是古树参天,低矮的民居推开门都是充满植物的质朴清新,带有浓厚殖民气息的高级酒店Amangalla、Fort Bazaar散发出幽暗的光,隔壁可能就是海啸预警钟楼的遗址,这反差营造出一种神奇的艺术效果,冲淡了古城的商业氛围,让人奇妙地雀跃。

  最佳观赏点是旗岩和灯塔。有了印度洋做背景,无论怎样的风景都变得恢弘起来,连咸湿的海风都是锦上添花。狗子充满安全感,在地上旁若无人的安睡,恋人们在凹凸不平的城墙上看海,飞鸟们落在碉堡的制高点,世上万物都活得自由洒脱,姿态舒展。加勒,真的很适合度过悠长的假期。

  阿瑟·克拉克与斯里兰卡

  “他从未长大,但他从未停止成长。”

  《童年的终结》的作者阿瑟•克拉克(Arthur C。 Clarke)的墓碑上这样写道。

  这位被刘慈欣奉为老师的科幻作家死于2008年,就葬在科伦坡。得知斯里兰卡的行程后,这是我想到的第一件事儿。阿瑟•克拉克一生经历丰富,参加过英国皇家空军,做过电视主持人,和库布里克一起拍过电影,促成星际迷航的出现,拿过英国爵位和不列颠勋章,救助过大猩猩。他热爱潜水,醉心南亚文化,希望寻找一处远离西方社会条条框框的清静之地,于是找到了斯里兰卡。他1956年移居于此,在这里住了大半辈子。

  作为一个定居东方世界的西方人,他的小说里,文明的碰撞、社会的冲突却很少会占重要的位置。只除了一本《天堂的喷泉》中,南亚的历史和宗教悄然闪现,与太空电梯的设想碰撞产生了宏大的故事,就像是他给斯里兰卡的一份礼物。

  虽然最后没有时间亲自去看看阿瑟•克拉克爵士,但他喜欢的丰富多元的斯里兰卡,一路上都在亲身体会。4月的事件,让不少人担心斯里兰卡到底安不安全。但沿途所见,国际客流已在逐渐恢复,8月康提佛牙节顺利举办,秩序井然。

  惨痛的教训斯里兰卡政府警醒了起来,安检力度空前加强。离开兰卡的前一晚,我在发布会现场听到了兰卡将对中国实行免签证费的消息,8月1日起试行6个月——你只需入境前在www.eta.gov.lk网站上申请ETA。

  附:酒店推荐篇

  作为欧美人青睐的传统度假胜地,斯里兰卡的住宿选择数不胜数。这里三家罗莱夏朵、两家安缦,国际酒店品牌水准稳定,本土打造的精品酒店口碑很好,最棒的是只要避开最旺季,价格绝对惊喜。这里来介绍一些本次行程中印象深刻的酒店。

  杰特威湖畔酒店Jetwing Lake

  Jetwing是斯里兰卡本地旅游行业的领头企业之一,经营的酒店选址独到,风格非常多样。湖畔酒店位于丹布勒的一个人工湖附近,在烈日下爬了一天狮子岩后,来这里入住是一种非常棒的体验。

  酒店的房间颜色清新,面积足够,大大的窗户正对着湖。清晨可以在湖畔吃早饭、荡秋千,还能看见白鹭飞过。

  Jetwing的另外几家酒店虽没能入住,但也有不错的印象。比如努沃勒埃利耶的圣安德鲁酒店,是Jetwing团队管理的最奢华、修缮最精美的殖民风格酒店。酒店的前身是茶园种植园主的俱乐部,可以俯瞰高尔夫球场的风景。壁炉,吊顶超高的桌球室,红白格子相间的地板,行走其中,就像穿越回了200年前。

  香格里拉汉班托塔高尔夫度假酒店

  科伦坡香格里拉大酒店

  斯里兰卡共有两家香格里拉,都非常出色。

  汉班托塔的这家是高尔夫度假酒店,占地面积惊人,自然环境一流。酒店紧邻印度洋,占据一条漫长的海岸线,伴着涛声散步无比惬意。如果你能早起,这里也是观鸟的极佳地点,走在酒店的小路上更是经常能和孔雀打照面。

  而科伦坡香格里拉酒店,是科伦坡市最新的豪华酒店之一,位于地标加勒菲斯绿地,从房间里就能直接俯瞰浩瀚蔚蓝的印度洋,拥有这种view的城市酒店可真是不多。

  科伦坡香格里拉的餐厅们充满设计感,无论是以多道咖喱为主菜的精致午餐菜单,还是选择多样的早餐,不但好吃,而且颜值逆天。

  有些地方去一次就够,而有些地方值得一去再去。阿努拉德普勒的古城遗迹、亭可马里的鲸群、霍顿平原的世界尽头、更多小众的国家公园,和北部略显神秘的贾夫纳,都已经写上了下次旅行的愿望清单。这个美丽、有趣又丰饶的小岛,希望你也能来这里玩得开心。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涉及版权问题请原作者联系我们,我们会24小时内删除并表示歉意。合作/投稿请加微信:13538312741(请务必备注原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