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均收入世界第一的小国卢森堡

 说起卢森堡,那简直没什么可说的

  因为它太小了

  欧洲经典跟团游“荷比卢”(对应亚洲“新马泰”)中的一站

  简直就是给那些“我去过多少多少国家”的人凑数用的

  厚道的旅行社会安排你在这儿住一晚

  大多数就是直接把大巴停在可以看到上图的观景台上

  拍拍照,也就该拍拍屁股走人了

  进入正文前,我们还是先仔细看看这座大桥

  名为阿道夫大桥

  连接卢森堡新城与老城

  已经在峡谷上风吹日晒了100多年

  虽然资历比赵州桥浅

  可既长且大

  也算是欧洲最著名的石拱桥了

  而我对这个国家的认知

  还要追溯到15年前

  那也是一次打卡游

  从布鲁塞尔坐火车上午来下午走

  要说卢森堡唯一留给我的记忆点

  就是我的第一本书封面上

  那个张开双臂的剪影

  就是在卢森堡的一块草坪上拍的

  记得当时用的是一台只有230万像素的数码相机

  佳淼姐帮我按的快门

  所以这次再来卢森堡

  就准备多呆几天

  把节奏稍微放慢

  来一次深度旅行

  这个国家除了人均收入排行世界第一

  还有什么地方值得走走停停?

  于是我们驱车一个小时左右

  来到一个异常幽静的小城

  早晨抵达时河面上还泛着晨雾

  一只鸟从雾中穿过

  这时只有站在阳光里才不会觉得冷

  阴凉处就冻得直打哆嗦

  温差超过十度

  河面上还有几眼喷泉不定时启动

  水汽扑到身上,简直让人瑟瑟发抖

  好处就是可以看到彩虹

  喷一次,彩虹出现一回

  跟踩着音乐节拍似的

  这个地方叫维安登

  虽然级别是城市

  可比许多欧洲小镇还小

  就这么一条河,几排房子

  基本就是全貌了

  桥上立着一尊石像

  也不知是耶稣麾下哪位神祗

  跟上面那位来路不明的神仙相比

  这个头像的知名度还更高一些

  他就是大文豪维克多雨果

  他曾在维安登住了好几年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于是在维安登到处都能看到跟雨果先生有关的标志啊画像啊雕塑啊

  比如这家酒店的logo

  VH=Victor Hugo

  镇子里的路标

  感觉从这儿到哪里都不算太远

  我去的时候已经接近晚秋

  可看图片却仍是一片春意盎然

  把镜头往上摇

  就能看到高高在上的维安登城堡了

  再放大一些

  灰瓦白墙的城堡屹立在山巅

  维安登城堡修建于12-14世纪

  原本只是一个边境要塞

  经过几个世纪的扩建、升级又惨遭废弃

  直到上世纪70年代才正式对游客开放

  在迷宫一样的城堡里上上下下走一遍

  基本就能对城堡类建筑的功能和结构有一个大致了解

  通往城堡的路有两条

  一条是乘坐缆车上山

  另一条就是眼前这条蜿蜒倾斜的石板路

  这里也太清静了

  一个人影都看不见

  仿佛居民一夜之间都被外星人掠走了

  看到一只波斯猫

  不用这么凶巴巴地瞪着我吧

  我又没打扰你睡午觉

  阳光透过树梢的乱叶透到地上墙上

  斑驳的影子

  晃来晃去,晃来晃去

  让人看着直打瞌睡

  在欧洲旅行我发现了一条规律

  但凡阳光充足的地方一定少不了画家的身影

  比如托斯卡纳、安塔卢西亚、普罗旺斯

  因为一天中的光线变化让事物呈现出更多的色彩和变化

  维安登还是核桃的产地之一

  每年都会举办一次核桃节

  核桃做的糖浆不知你尝过没有

  也算是当地特产之一了

  下次来这里时别忘了捎一瓶回家

  当地人把自己的家布置成花园

  他们既是园艺师又是插画师

  让我们这些偶然经过的人

  啧啧赞叹又羡慕不已

  枫树叶子还没被尽数染成红色

  红黄绿混在一起,一片斑斓

  锃光瓦亮的盔甲是城堡标配的装饰品了

  说明在这儿打过仗

  (强烈建议在进入城堡之前,先在里面的咖啡馆喝一杯,咖啡极醇,一杯拿铁相当于平常好几杯浓缩)

  几个世纪前维安登城堡的样子

  它高高在上,俯视着小镇上的生活

  河边洗衣服的妇女估计也没闲着

  可能正你一句我一句

  聊着城堡里的八卦……

  又在城堡里看到雨果先生

  版画家把他老人家的眼珠子画得又圆又亮

  让我想起那副著名的美军征兵广告

  I Want You!

  这就是雨果曾经住过的房子

  上下好几层

  无论搁当时还是现在

  都完全可以用气派来形容

  Ball room

  也就是贵族办舞会的地方

  大多位于顶层

  不仅要宽敞

  还得视野好

  现在这房间对外出租

  你要是想搞个婚宴或者团建

  都可以提前在网站上预约

  餐厅,这么看还是相当简朴的

  一定要把金蝶银碗铺满了

  再把红酒香槟打开了

  大鱼大肉上桌了

  再加上穿梭往来的侍者

  和穿着紧身裤的时髦贵族

  这房间才更像餐厅吧

  卧室里的床和藏宝箱

  满墙的挂毯

  挂毯上的图案通常还有叙事功能

  功能跟教堂里的彩绘玻璃窗差不多

  礼拜堂

  周末做弥撒用的

  感觉住在这里的人完全可以一辈子不出门

  吃喝拉撒连信仰问题都能一站式解决

  厨房里的锅碗瓢一应俱全

  仿佛能听到厨娘伙夫叽叽喳喳吵吵嚷嚷

  这里应该是城堡最有人气儿的地方

  从顶楼的窗户往外望去

  一潭碧水被水坝拦住

  深秋的丛林

  就像印象派画家随意涂抹的画板

  树林里的松香被风送进鼻孔

  我忍不住把嘴也张开

  再深吸一大口

  贪婪得像个嫌玩具不够多的小孩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涉及版权问题请原作者联系我们,我们会24小时内删除并表示歉意。合作/投稿请加微信:13538312741(请务必备注原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